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凡事需要冷静,欲速则不达。以你本命水火元灵的体质和我提供的灵液,少则数月,多则一年。”雪姬又道:“至于那些修仙者,碍于这里的天地法则,他们是不会轻易对你们天宫神域的弟子下手的。消息既然是异族散播的,以他们看热闹的性格,他们只会在你们两败俱伤的时候,来个措手不及!”“嗯?”雪姬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对李野蛮道:“有位天宫神域的弟子就在附近……是否引他进入寒雾之中?”李野蛮疑惑地看着雪姬前辈,他不是轻而易举的就进入寒雾中了吗?“你之所以能安然地进入寒雾,然后找到这里,没有我的刻意,你早就死了。”雪姬看着李野蛮,这个顺水人情要不要就看他李野蛮了,正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软!雪姬水袖轻抚,他们面前忽地出现了一面镜子。看到镜子中疾驰飞行的子鸣师兄,李野蛮的眼眸中闪着欣喜的亮光,更是急忙道:“子鸣师兄?雪姬前辈,他是我的师兄子鸣,还请雪姬前辈引他进来!”李野蛮忽然想到什么,急忙又道:“雪姬前辈,我师兄乃是本命风元灵,他进入这寒雾中不会有事吧?”“既然是我让他进来的,他自然不会有事!”雪姬话锋一转又道:“他从进入寒雾到瀑布还需些时间,这段时间,我就把秘术传给你。切记,传给你秘术的这件事情不可让其他人知道,就连你最信任、最亲近的人也不能说。”李野蛮点头应许道:“晚辈谨记!”“我传给你的秘术乃是《冰域》,当你感悟到水道时,才能施展冰域,随着你在水道的感悟越深,这冰域的威力也就越大。”说着,雪姬的手指指着李野蛮的眉心,一股清晰、庞大的画面顿时涌入李野蛮的魂魄里。当李野蛮接收到有关冰域的所有讯息后,他的眼珠瞪的有些夸张,就连他的嘴巴张的大大的,愣了半天他才反应过来。李野蛮不可思议地看着雪姬,结结巴巴道:“前前前辈……这……”“这冰域是我成仙后,耗费三百万年创造的秘术,正如我传给你的讯息所说,这冰域若有冰雪寒如的加持,它的威能足以撼动天界。”“撼动天界?这得是何等威能?”李野蛮满心的吃惊。“至于这冰雪寒如,乃是经过夫诸应劫两次后,体内才能凝实之物。我持有的冰雪寒如是第三块,第一块在天宫神域天羽的手中,第二块在天极的手中。”“我果真猜想的没错,雪姬前辈定是天宫神域之人,就算不是,也和天宫神域有着莫大的关系。”李野蛮在心里道。“仙兽夫诸不同于其他仙兽,它每过两百万年就要应劫一次。幼崽时期的夫诸,它的修为相当于天宫神域刚刚渡劫的仙人,成长期的夫诸,可堪比天宫神域普通的大长老,成熟期的夫诸,就连天宫神域排行末尾的宗主也要小心。”雪姬接着又道:“仙兽夫诸乃是极品仙兽,看似温顺其实桀骜难训,想要驯服它,可没有那么容易。”雪姬话音刚落,她的面前就出现一块晶莹剔透之物。此物悬浮在李野蛮与雪姬的中间,它的形状有点像和氏璧,上面的镂空图案在李野蛮看来,很是玄妙,远远不是他玄黄玉玺的那个绽字所能比较的。想到这里,李野蛮惭愧起来,自从师傅赐予他玄黄玉玺到现在,玄黄玉玺底部的那个绽字,他到现在也没悟出其中的玄妙。冰雪寒如的寒芒之气突然弥漫开来,但当这寒芒袭上李野蛮时,寒芒绕开李野蛮的同时也绕开了大宝与灵儿,接着继续弥漫起来。当寒芒袭上在空中舞动的混天绫时,三百丈的混天绫瞬间被冰冻起来,静静地停在大宝与灵儿的身后。大宝与灵儿还算懂事,他们并未哇哇大哭,而是两眼泪光地看着被冰冻起来的混天绫,可爱的小嘴也是撅的高高的。随着“嘣”的一声,混天绫在大宝与灵儿的身后舞动了起来,冰渣也是碎落一地。雪姬前辈开口道:“以我的修为,冰雪寒如的寒芒之气可让方圆千万里眨眼冰刺如山。凡是我有意诛者,修为就算比我高出一个等级也毫无生机可言。但对灵力、仙力的消耗也是巨大的。”“这……”李野蛮瞠目结舌道:“这太难以置信了!”“好了,有关冰霜寒雪的事情我们就说到这里,你的师兄也快到瀑布了。”雪姬又道:“除了你和两个小不点,这数百万年来我从未见过任何人。所以,我的事情你也不要对其他人说起。至于如何用你的精血救我的道侣和灵液的所在地,我在传授你秘术的时候,也一同传入了。”“雪姬前辈,灵液池的灵液,我的师兄是否也能用呢?”李野蛮小心翼翼地问道,担心触犯了雪姬前辈的仙威。“灵液池的灵液对我没有用处,既然我已经把灵液给你,至于如何处置,那就是你的事情了!”李野蛮顿时笑容可掬道:“晚辈谢谢雪姬前辈!”“好了,去吧!”雪姬前辈忽然又对大宝与灵儿道:“你们两个小不点随我来。”说罢,雪姬芊指一指,李野蛮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等李野蛮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瀑布前,那震耳欲聋的瀑布声又回响在了他的耳旁。李野蛮面露微笑道:“终于感觉到子鸣师兄了,相信子鸣师兄现在也清楚地感觉到了我!”在纷纷扬扬的大雪中,两个熟悉的身影忽然出现在彼此的眼中,而两人的眼中也都湿润起来,但男子汉的气概迫使他们硬生生地憋了回去。“师弟!”子鸣担心的面容舒展开来,同时,他紧张的情绪也得到了放松。“师兄!”李野蛮看到子鸣师兄后,忽然也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师兄弟过多的话没有说,千言万语也不如两人紧紧的一抱。片刻之后,李野蛮惭愧道:“师弟让师兄担心了!”从那面镜子里,李野蛮看得出子鸣师兄的担心与焦急。那是真实的,没有丝毫的虚情假意。“谁让我是你的师兄呢!”子鸣又道:“师弟,有段时间我感觉到不到你的位置,我还以你……那段时间师兄是崩溃的,师兄以为是那些修仙者残害了你。正当师兄要为你报仇的时候,我又感觉到了你的位置,师兄当时的心情好像快要渴死的人喝到水一样!那种喜出望外的感觉着实痛快!”李野蛮听到这里,他高兴的同时也感到悔恨,他再次抱住子鸣师兄,在子鸣师兄的心里,也把他当做了无血缘的亲兄弟。“师弟没事就好!”子鸣师兄道:“师弟,你那段时间去了哪里?通过精血,我都感应不到你的位置。”“师兄,这个……”李野蛮为难起来,但他还是说道:“师兄,恕师弟不能告知,还望师兄体谅。”子鸣当然会意,笑眯眯地道:“既然师弟不能说,当然是遇到师弟的福缘了。况且师兄也不是无趣之人,不会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呵呵!”“师兄!师弟带你去个地方,那个地方保准师兄欣喜若狂!”说着,李野蛮抓着子鸣的胳膊,他未使用任何之能,他便与子鸣消失在了瀑布前,转瞬间,他们来到了灵液池的池边。子鸣看到满满一池的灵液,他顿时难掩吃惊之色,错愕道:“师弟!这……”血界蛮荒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