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一連好幾天,祁亞都會過來繼續找蘇纖芮,身上的傷還沒有好,就拖著一瘸一拐的身體過來。蘇纖芮站在窗子邊上,看著被人驅趕的祁亞,心疼的難以自拔。她蹲下身體,扯著自己的頭發,痛苦不堪,這種情況,一直維持到一個月,一個月之後,蘇纖芮懷孕,席祁玥開心的不行,而蘇纖芮則是面如死灰。她想要將孩子打掉,席祁玥告訴蘇纖芮,要是蘇纖芮敢把孩子打掉,就別怪他手下無情。蘇纖芮不敢惹怒席祁玥,而自從那次之後,蘇纖芮就沒有在見過祁亞瞭。她想,或許祁亞已經放棄瞭,也說不定。席傢。顧念泠安撫瞭一下小糯米,幫小糯米蓋上被子之後,便從樓上下來。他接到一個電話,電話是醫院那邊打來的。“什麼事情?”顧念泠淡淡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端起桌上的紅酒抿瞭一口道。“顧少,祁亞祁先生今天被送進醫院,經搶救無效,確認死亡,能麻煩你過來一趟嗎?”祁亞……死瞭?顧念泠拿在手中的酒杯,倏然一緊。他什麼都沒有說,隻是呆呆的看著自己手中的酒杯,和那邊的醫生說瞭一下,便開車去瞭醫院。祁亞和蘇纖芮,還有席祁玥的事情,京城的人多少還是知道一點,現在祁亞這個樣子死瞭,又沒有傢屬,隻能拜托蘇纖芮過來認領屍體瞭。“為什麼會死?”顧念泠看著眼前蓋著白佈的祁亞,聲音冰冷道。“聽說是今天過馬路的時候,被一輛車子不小心撞上的,那個司機喝瞭酒,沒有看到祁先生,所以……”醫生推瞭推鼻梁上的眼鏡,眼底帶著些許遺憾的解釋道。顧念泠握緊拳頭,看著祁亞雙目緊閉的樣子,想到那個溫文爾雅的男人,顧念泠的心中有些復雜。“我會讓人好好安葬他,這件事,暫時先隱瞞下來。”“是。”顧念泠讓手下好好安葬祁亞之後,便直接開車去瞭方氏集團。公司的人也不敢阻攔顧念泠,更何況,今天的顧念泠,表情異常的奇怪,他們更是不敢攔著顧小念。顧念泠一腳將辦公室的門重重踢開,冰冷嗜血的綠眸,掃瞭正在給席祁玥匯報工作的高管。那些高管被顧念泠此刻的樣子嚇到瞭,一個個臉色慘白,看著席祁玥,似乎異常惶恐的樣子。席祁玥蹙眉的看瞭顧念泠一眼,揮手讓自己的手下離開,整理瞭一下文件之後,不悅道:“顧念泠,你什麼意思?為什麼進門也不知道……”“砰。”席祁玥的話還沒有說完,臉上已經挨瞭顧念泠一拳瞭。席祁玥的下巴頓時烏青瞭一片,下巴處傳來的刺痛,刺激瞭席祁玥的大腦,席祁玥將嘴巴的血漬擦掉之後,朝著顧念泠怒吼道:“媽的,顧念泠,你是不是想要找茬。”“席祁玥,看看你幹的好事,你是不是非要害死人才甘心。”顧念泠瞇起那雙駭人的綠眸,走進席祁玥,一把抓住席祁玥的衣襟,朝著席祁玥怒吼道。席祁玥聞言,眉心不由得緊緊一皺。他有些不耐煩的看著顧念泠,冷冷道:“神經病,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要發瘋就到別處去,別在我這裡發瘋。”“祁亞死瞭。”顧念泠看著席祁玥,冷冷道。一句,祁亞死瞭。讓席祁玥的身體,倏然僵硬起來。他怔怔的看著顧念泠,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怎麼樣?這個結果,你是不是非常滿意?”看著席祁玥僵硬的身體,顧念泠冷嘲道。“你費盡心機,用強硬的手段拆散瞭蘇纖芮和祁亞,現在祁亞終於如你所願的死掉瞭,你是不是很開心?知道祁亞為什麼會死嗎?因為他被你刺激瞭,你讓蘇纖芮懷孕瞭,囚禁蘇纖芮,逼迫著蘇纖芮,害的蘇纖芮痛不欲生,祁亞怎麼會相信蘇纖芮對他說的那些話,他每天渾渾噩噩,就連公司都不管瞭,每天就知道喝酒,結果……過馬路的時候,被醉酒的司機撞死瞭,你沒有殺祁亞,但是,祁亞卻因為你的自私死掉瞭。”“那又如何?祁亞的死,是一個意外,和我有什麼關系。”席祁玥僅僅隻是一瞬間,很快,便回過神。他整理瞭一下自己的衣服之後,對著顧念泠冷嘲道。看著席祁玥不知悔改的樣子,顧念泠冷笑道:“席祁玥,要是蘇纖芮知道祁亞死瞭,你覺得她能夠承受嗎?愛一個人,是希望她幸福,你看看你現在做的事情。”“我要做什麼,和你沒有關系,滾。”席祁玥像是被顧念泠的話刺激瞭一般,用力將面前的椅子一腳踢飛。看著被席祁玥踢飛的椅子,顧念泠隻是沉下眼眸,深深多看瞭席祁玥一眼,頭也不回的朝著門口走去。“你自己好自為之。”冷漠的丟下這句話之後,顧念泠頭也不回的離開瞭這裡。目送著顧念泠離開,席祁玥的眉宇間,充斥著一股濃重的戾氣。他看著地上的椅子,像是瘋瞭一般,用力的一腳踢過去。祁亞死瞭?要是蘇纖芮知道的話,能夠承受住嗎?蘇纖芮……會瘋掉吧?……“蘇小姐,這是少爺吩咐我們的,請你一定要喝掉。”“拿走。”蘇纖芮厭惡的看瞭傭人手中的安胎藥,聲音不由得冷瞭幾分道。傭人聞言,有些為難道:“蘇小姐,這些都是對孩子好的,請你不要讓我們為難。”“我說出去,沒有聽到嗎?”蘇纖芮冷下臉,不耐煩道。傭人被蘇纖芮身上那股不悅嚇到瞭,互相對視瞭一眼,才離開瞭房間。蘇纖芮看著自己的肚子,原本蘇纖芮千方百計的想要這個孩子流掉的,可是,隨著孩子一天天長大,蘇纖芮甚至可以感受到孩子在自己肚子裡的感覺,這種感覺,讓蘇纖芮想到瞭之前流掉的那個孩子。那個孩子,對於蘇纖芮來說,真的……很可惜,她笑得異常艱澀,手有些僵硬的放在肚子上。這個孩子,她真的要生下來嗎?祁亞……你現在過的好嗎?忘記我,好嗎?蘇纖芮不知道,那個她愧疚的男人,早已經死掉瞭,她緬懷著過去,目露悲傷。祁亞的死被顧念泠隱瞞瞭下來,主要是考慮到蘇纖芮現在的情況,要是蘇纖芮知道祁亞死瞭的話,隻怕會一屍兩命。但是,紙終究是包不住火,在蘇纖芮懷孕七個月的時候,因為祁亞已經離開,所以席祁玥也沒有禁錮蘇纖芮的活動,蘇纖芮很悶的時候,就會和小糯米還有喬栗一起逛街。在逛街的時候,蘇纖芮無意中看到瞭關於祁亞死掉的那個報道,蘇纖芮受到瞭很大的刺激,孩子也提前生產。席祁玥知道蘇纖芮現在正在醫院搶救之後,嚇得連公司的事情都沒有管,直接往醫院去瞭。到瞭手術室門口,席祁玥控制不住自己顫抖的雙手,抓住喬栗的手,聲音顫抖道:“喬姨,蘇纖芮怎麼樣?”“目前還不知道情況,別擔心,一定會沒事的。”喬栗神情異常復雜的看著席祁玥說道。“一定會沒事的,蘇纖芮,一定會沒事。”席祁玥看著喬栗,自言自語道。看著席祁玥這個樣子,喬栗伸出手,握住瞭席祁玥冰涼的手。席祁玥和蘇纖芮的糾葛,喬栗大致上也明白,她很清楚,席祁玥不是一個懂得愛人的男人,雖然這個樣子,喬栗也希望蘇纖芮可以原諒席祁玥。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瞭,直到幾個小時之後,醫生從手術室出來,席祁玥比喬栗的動作還要快的朝著醫生撲過去,抓住醫生的衣服,聲音顫抖道:“蘇纖芮怎麼樣瞭?我的孩子怎麼樣瞭。”“孩子早產,因為不足月出來的,我們需要送進治療室保溫,至於蘇小姐,她的身體很虛弱,我們需要進一步觀察。”知道孩子出來,蘇纖芮也平安,喬栗不由得松瞭一口氣。喬栗拍著席祁玥的肩膀,無奈道:“泠泠,別怕,已經沒事瞭。”“喬姨,我想要守著蘇纖芮。”席祁玥看著喬栗,聲音嘶啞道。“好。”喬栗神情復雜的看瞭席祁玥一眼,便和顧念泠還有小糯米一起離開瞭這裡。喬栗和顧念泠離開之後,席祁玥一個人守著蘇纖芮,看著蘇纖芮蒼白的臉色,席祁玥的心臟像是被什麼東西揪住一般,很疼很疼。他伸出手,愛憐的摸著蘇纖芮的頭發,看著女人慘白的臉色,席祁玥將臉埋進蘇纖芮的掌心中。“蘇纖芮,祁亞就真的這麼好嗎?我知道我以前做瞭很多過分的事情,可是,我真的想要愛你,你愛我好不好?求你瞭。”他很怕,祁亞的死曝光之後,蘇纖芮是不是再也不會原諒自己瞭?想到這裡,席祁玥有些害怕,他不想要和蘇纖芮分開,一點都不想。他學著去愛一個人,卻不知道這種愛人的方式正不正確。慕清泠和他說過,愛一個人,是甜蜜的,同時也是痛苦的?是這個意思嗎?窗外的風,從男人俊美的臉上拂過,帶著些許令人難以言喻的心酸和惆悵,這個高傲的男人,終於如同孩子一般,抱著女人放聲大哭起來。……“纖芮,你醒瞭。”蘇纖芮渾渾噩噩的睜開眼睛,便看到瞭靠近自己的喬栗。喬栗看到蘇纖芮睜開眼睛,非常開心的扶著蘇纖芮,蘇纖芮因為早產的關系,身體非常虛弱。“來,喝點水。”喬栗端起一邊的水,遞到蘇纖芮的嘴邊。愛你蝕骨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