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嘎嘶”焚焰一聲怒吼,張嘴便噴出一道火柱!可那藍色的能量光實在是太快瞭,事實上在焚焰有所察覺,準備以火柱禦敵的時候,那道藍色的能量光就已經到瞭永夜公主的身前。來的是神月如一,她就是夏雷的補救計劃。如果永夜公主和一自夕一起回龍居,那麼她就會出場,襲擊永夜公主,阻止她回龍居。純能量體擁有媲美光的速度,神月如一的速度就連夏雷都追不上,她自然也不是焚焰和永夜公主這樣的血肉之軀所能抵擋的。然而,就在神月如一即將穿透永夜公主的身體的時候,掛在永夜公主身上的一塊符文血晶配飾突然顫動瞭一下,瞬間釋放出瞭一個能量屏障。轟!神月如一站撞在瞭符文血晶所撐起的能量屏障上,它一觸即發,速度竟不輸純能量體的速度!偷襲失敗,神月如一往城門口的方向飛去,她的聲音傳來,“想知道龍王的秘密嗎?跟我來!”“追上她!”永夜公主喝道。焚焰一聲嘶鳴,振翅追瞭上去。龍王,西北邊境造反者,斬殺夜白,滅瞭號稱西境無敵的骷髏軍團以及五十萬過去之人大軍。現在,帝國西北邊境的灰燼城與熔巖城都落在瞭龍王的手中。這個人的出現已經震動瞭黑日帝國朝野,針對他的戰爭計劃也在制定之中,卻誒想到一個純能量體突然出現,並自稱帶來瞭龍王的命令,永夜公主怎能不心動,不追上去問一個究竟?神月如一在前,速度僅比焚焰快一些。焚焰緊追不舍,轉眼就飛出瞭帝都末日城……這一切都發生得太快瞭,地面上的宮廷侍衛竟然都沒有發覺。他們隻看到焚焰突然往城門口的方向飛去,僅此而已。不過就算他們知道發生瞭什麼事情,他們也幫不上忙,神月如一的速度根本就不是他們所能追趕堵截的。倒是一自夕撩開車窗的簾子看瞭天空一眼,他的嘴角浮出瞭一絲難以察覺的笑意。他隻看瞭一眼便放下瞭車窗的簾子,心裡自語,“真是一個聰明的傢夥啊,我們就要見面瞭嗎?”車隊繼續前進,沒人敢擋路,所以速度很快。“一自夕!”“帝國的冠軍!”“露個臉吧!我是你最忠實的追隨者!”街上一片喧鬧的聲音,還有大膽的女人當街扯開瞭胸襟,盡情搖擺……人的一生之中不知道有多少次等待,但這一次卻是夏雷等得最辛苦的。藏在衣櫥裡,時間對他來說每一秒鐘都是煎熬。夏雷其實並不怕被發現,因為即便是被發現他大可以一走瞭之,沒人能留得住他。他擔心的是一自夕死在角鬥場上,或者神月如一沒能完成他的任務,從而導致這次見面失敗。這次與一自夕的見面對他來說實在是太重要瞭,靈族人在黑暗死亡世界的足跡,還有關於那個使命的終極答案,這些他都想知道。雖然還不知道一自夕為什麼是一個守夜者,可他卻還是斷定一自夕是一個靈族人,或者與靈族人有關系,一自夕身上的秘密他也想知道。最後,他甚至希望一自夕知道另外六塊符文血晶在什麼地方。他想找到那六塊符文血晶,徹底解開六個靈族“造物主”的最後一次晚餐的秘密。這一切的一切都寄托在一自夕的身上,他怎麼能不擔心?事實上,為瞭與一自夕的見面,這段時間他連懸浮城都沒有回去。他得到瞭夜鶯的最後之奶,卻還沒有將他在死亡世界所獲得的六種極品奶勾兌成六合一神奶。大喬小喬的奶,貂蟬的奶,黑妮的奶,彩玲的奶和夜鶯的最後之奶合在一起會誕生什麼樣的神奶?他其實也充滿瞭期待,但即便是這樣的與進化有關的重要事情也被他押後瞭,為的也還是與一自夕的見面。門外傳來瞭腳步聲,還有人說話的聲音。“我們的勇士終於回來瞭。”是彩香的聲音。“彩香,去幹活去!”阿翁的聲音,帶著斥責的味道。“哦,我馬上去。”彩香的聲音。“一自夕,公主殿下怎麼沒有回來?”阿翁的聲音。“公主好像出城瞭。”一自夕的聲音。“公主殿下怎麼會出城?”阿翁驚訝地道。“我不知道,還有什麼事嗎?沒有的話我就回房間休息瞭,我還得為明天的決戰做準備。”一自夕的聲音。“去吧去吧。”阿翁的聲音。“你其實可以出城去看看。”一自夕的聲音。“不,公主殿下讓我看著你,我不會違背公主殿下的任何旨意。她公主殿下讓我看著你,我就會好好的看著你。我就在你的房外,有什麼需要跟我說就行。”阿翁的聲音。一自夕說道:“好吧,請讓人給我送一支筆和一些紙過來。”“你要那些東西幹什麼?”“我想作畫,作畫能讓我靜心。”一自夕的聲音。“難怪焚焰山的那個山洞裡畫滿瞭亂七八糟的圖畫,好吧,我讓彩香給你送過來。”阿翁的聲音。一自夕打開瞭房門,進瞭房間,然後又關上瞭房門。夏雷並沒有出去,他不斷地提醒自己,不管這次見面有多重要,他都要沉住氣。一路走來他經歷瞭多少艱險坎坷,臨到最後一步瞭,他必須要沉住氣。幾分鐘後,門外傳來瞭敲門聲,還有彩香的聲音,“一自夕勇士,我給你送來瞭你要的紙和筆。”一自夕上去開瞭門。彩香將兩支筆和一疊白紙遞向瞭一自夕,“我怕你不夠用,所以多給你拿瞭一支,還要什麼需要我做的嗎?”“沒有瞭,謝謝。”一自夕說。“好的,那我下去瞭。”彩香飛走瞭。整個過程阿翁都站在走廊裡看著,不過沒有別的反應。夏雷就在愛屋裡,可他根本就感覺不到,因為夏雷不僅將心跳控制到瞭瀕死的次數,就連呼吸都通過皮膚的毛孔來進行,而且還屏蔽全身所有的氣息。此刻的他就等於是一具屍體一般的存在,除非是親眼看見,否則很難發現他。當然,也隻能是騙過阿翁這樣的奴仆,如果是永夜公主在這裡,夏雷肯定是瞞不過去的。一自夕關上瞭房門,然後向衣櫥走瞭過去。衣櫥裡,夏雷已經明白他為什麼要紙和筆瞭,他的心裡暗暗地道:“還很是一個充滿的傢夥啊。”一自夕打開瞭衣櫥的門。四目相對,兩人都沒有說話。這是兩人的第一次見面,可夏雷卻生出瞭一種如見故知的感覺,那感覺是如此的親切,熟悉。一自夕並沒有讓夏雷出去,而是盤腿坐在瞭衣櫥的門邊,給夏雷遞一支筆,還有一些紙。夏雷也沒有耽擱哪怕一秒鐘,拿著紙筆之後便在第一張白紙上寫道:熔巖城的那個農夫是你嗎?一自夕寫道:是的。夏雷寫道:你給瞭蛇紋人草祭一袋聖女果,並留下信息讓我來帝都跟你見面?一自夕寫道:是的,為瞭那個使命。夏雷的心中一片激動,接著寫道:那一塊碎片在什麼地方?一自夕寫道:我不知道。夏雷頓時愣瞭一下,目光驚訝地看著一自夕。不知道你把我約到和你幹什麼?筆友見面啊!一自夕接著在那張紙上寫道:不過我知道他們給你留下的東西在什麼地方。夏雷心中一動,他想起瞭在九寨之森得到的那六塊符文血晶。果然,一自夕寫下瞭新的內容:在九寨之森有六塊符文血晶,將它們合在一起,你能看到他們留給你的信息。夏雷寫道:我已經得到瞭那六塊符文血晶,另外六塊在什麼地方?還有,你說的他們是誰?一自夕寫道:另外六塊在欲望深淵,傳說中的美黛莎的領地,眾神世界的邊沿。他們,他們就是造物主。如果你找到瞭另外的六塊血晶,你就能解開那個使命的謎底,還有那塊碎片的下落。夏雷略微整理瞭一下思緒,然後寫道:造物主來過黑暗死亡世界?一自夕寫道:來過,但我不知道他們的結果。夏雷寫道:你究竟是誰?我曾經以為你是一個靈族人,可你看上去是一個純正的守夜者。一自夕沉默一下才寫道:我隻是被制造出來的守夜者而已,我的使命就是等待從另一個世界過來的唯一,也就是你。夏雷頓時驚愣當場。人造人他不是沒有見過,在地球上他可見瞭不少依西塔佈制造出來的克斯汀,也就是復制人版的達芬奇。可即便是最完美的克斯汀與眼前的一自夕相比,那也是螢火蟲與皓月的比較。一個顯而易見的證據就是,一自夕擁有極高的進化,也擁有極其強大的黑暗能量。這對於復制人來說幾乎是不可能實現的,可他卻實現瞭。靈族人的科技究竟有多高級?無法想象!就在夏雷一片震驚之中,一自夕已經在另一張白紙上畫下瞭一張簡易的地圖,並在地圖旁邊寫道:這是去欲望深淵的地圖,還有那六塊符文血晶的位置。夏雷已經看到瞭他標註的地方,那個地方似乎是位於欲望深淵的盡頭。他的心裡忍不住去想,“六個造物主將那麼重要的信息放在那裡,難道那裡真的是什麼眾神過度的邊界?所謂的欲望女神美黛莎,她真的存在嗎?”一自夕將畫好的地圖放進瞭衣櫥裡,然後又在一張白紙上寫道:除瞭地圖,我還有一個重要的信息要告訴你。最快更新無錯,請訪問 請收藏本站最新!超品透視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