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厲千玨哼瞭聲:“得啦!我們都是狐貍!隻是我沒想到……薛芷夏小姐,居然不是隻乖巧的小兔子。”“真正接觸之後……才知道,應該是一頭豺狼啊。”說著又忍不住在她臉上揉啊揉,“越來越覺得你好可是愛怎麼辦?太反差瞭!我一直以為你跟傅涼旭是一類人,還在心裡感嘆你們這一對真是絕配呢。”你們這一對真是絕配呢……一直面不改色地傅涼旭臉微微紅瞭,尷尬地咳瞭一聲。薛芷夏倒是沒什麼反應,實事求是地澄清道:“我們的關系……之後再解釋吧。”“呀?”厲千玨驚訝的表情不似作假,暗自嘀咕道:“不可是能啊……我怎麼看見資料上面不是這麼寫的……”傅涼旭在涴市名氣不大,遠遠比不上景鈺。經常一起出現就是一對嗎?薛芷夏奇怪地問:“你怎麼不覺得我和景鈺是一對?”按說她相處得最多的人是景鈺吧,甚至現在都登堂入室……她胡想到這裡,突然有些明白為什麼雲雅老是誤會瞭。但厲千玨不會誤會,她翻瞭個白眼:“我又不瞎!你們倆一看就是很鐵的那種朋友,這種關系啊越鐵越不可是能成。再說你倆氣場也不搭啊,倒是跟傅涼旭感覺很配,都是淡然沉靜不愛多話……不過那也是我最開始的看法。”“那你們傢……還有厲千鈞他們怎麼回事呢?”薛芷夏問。厲千玨愣住,這轉折……略快啊。她道:“沒怎麼回事,一個是我父親一個是我弟。我父親想反抗,被副校長給削瞭,我弟也受瞭牽連。而我……”她捂著心口作西子捧心狀,“沉痛”地嘆息:“我雖然失去瞭親人,心中極為傷痛,但我不能消沉,還得堅強地活下去,笑對人生。”說到最後還假模假樣地用袖子擦瞭擦根本不存在的眼淚。“那為什麼你沒有受到牽連呢?”薛芷夏不理她一番表演,直接問到重點。“這個嘛……”厲千玨恢復瞭飛揚的神采,挑瞭挑額前長長的劉海,一臉認真道:“大概是副校長覺得我溫柔美麗又冰雪聰明……不忍心吧。”薛芷夏面無表情:“哦,這樣啊。”一時間沒人說話,氣氛有些莫名詭異。厲千玨訕訕道:“不是還差一株還魂草麼,我們繼續找吧。”“你們有沒有發現一件奇怪的事?”傅涼旭突然說道。薛芷夏眉間微蹙,凝神想瞭一會兒:“太安靜瞭。”“對,太安靜瞭。從我們到這裡這段時間,竟然沒有聽見一聲鳥叫。按說這個時候正是百鳥興旺的時候,而且剛進來的時候還是有鳥叫聲的。”傅涼旭望瞭望四周,周圍環境不知不覺間,似乎比他們剛來的時候更暗瞭些。仿佛一團烏雲罩頂,“這裡的太詭異瞭,我們趕快離開。”薛芷夏和厲千玨也點點頭,三人迅速離開。然而光線卻越來越暗,越來越渾濁,他們發現周圍不知何時彌漫起一團灰霧,越來越濃。幾人即使相隔不過幾步之遙都看不清彼此面容。“是瘴氣!”厲千玨忍不住罵道,“我這是什麼招瘴氣的體質麼?怎麼每回進天池森林都會遇到這該死的瘴氣!”說完便聽到傅涼旭的聲音忽遠忽近:“瘴氣分很多種,有可是能是天然形成的……有可是能,是人工。”厲千玨一聽這聲音就知道自己中招瞭,連忙拿袖子捂住口鼻喊道:“不好!是毒瘴!”毒瘴,並非劇毒,但是在瘴氣時間呆久瞭便會漸漸無幹鈍化、四肢無力、逐漸昏迷……再也醒不過來。也就是說這毒瘴雖然不會立即致命,威力卻絲毫不遜於那些霸道的劇毒。一旦中招倒下便無藥可是救,還在死前留瞭足夠的時間去恐懼。不過若是盡快離開瘴氣范圍,就可以逐漸恢復,不會受其影響。薛芷夏也覺得自己幾乎要搖搖欲墜瞭。但是這漫天的瘴氣,幾乎不能視物。還要承受著被瘴氣影響愈加虛弱地身體。活著走出這毒瘴……實在是不容易。不少人練習的殺手都在裡面無聲無息,在絕望中送瞭性命。一來沒多久就遭遇瘴氣,而且還是最可是怕的毒瘴,他們這運氣也真不是一般糟。薛芷夏想起景鈺給她的一堆寶貝中恰好就有防瘴氣的面罩。不知道對這毒瘴有沒有用。從背包裡將那面罩取出來。薛芷夏有些猶豫:面罩隻有一個,他們卻有三個人……傅涼旭幾乎沒有猶豫,遠遠地看見這個就想往薛芷夏臉上套。可是是她避開瞭。想瞭想,她果斷地將面罩撕成兩塊。先遞給離得比較近的厲千玨一塊,示意她用這個捂住口鼻。然後又在一片灰蒙蒙的瘴氣中找到傅涼旭的身影。他暫時好像還沒事,但是誰又知道還能支持多久呢?薛芷夏將剩下半塊遞給他,簡單地解釋瞭幾句,示意捂住口鼻。傅涼旭不接,哪怕是離得這樣近,薛芷夏卻看不見他臉上的表情。但她看不到也能想到,於是解釋道:“我沒關系,我呼吸慢……應該不會有事。”見他還是沒動作,就直接塞他手裡,視野模糊的時候隻能用語言表達,薛芷夏語氣裡也不禁帶瞭幾分急躁:“我說真的,趕緊捂著,我們得趕緊找到出路!”傅涼旭終於將那半塊面罩拿起來。下一秒,直接就把東西戴到瞭薛芷夏的臉上,不容置疑。可是是薛芷夏也很倔強,反手就塞給瞭傅涼旭。他另一隻手拉住薛芷夏:“厲千鈺呢?”薛芷夏這才發現厲千玨已經不見瞭。她四處張望,轉瞭一個圈也沒看到厲千玨的身影。事實上她什麼也看不到,一米以內也隻能看到一個隱約的輪廓,一米以外完全看不見。不過短短兩分鐘,同行的夥伴就不見瞭一個。薛芷夏緊張起來,傅涼旭握著她的手緊瞭緊,以示安撫。“不要慌,她一定就在附近,我們找找。”手上傳來的溫度讓她稍微安心瞭一點,兩人拉著彼此誰也不放手,生怕再一個轉身就找不著對方。“厲千玨!”“厲千玨,你聽到瞭嗎?”兩人一邊走一邊喊著厲千玨的名字。嗓子都喊痛瞭,但始終沒有得到回應。瘴氣漫漫,一片迷蒙,讓人甚至想象不到盡頭,走著走著便險些生出絕望來,傅涼旭和薛芷夏都不再說話。薛芷夏腳下不知絆倒什麼,一個趔趄差點一頭栽下去,好在傅涼旭立刻攙瞭她一把。“這裡什麼也看不見,也不知道該怎麼出去,我們沿著直線朝一個方向走吧。”傅涼旭道。薛芷夏不說話,半晌才“嗯”瞭聲。她知道,這是放棄尋找厲千玨瞭。不是他們不想找,而是根本不知道怎麼找。若是看得見,哪怕有一點線索他們也會找下去。關鍵是在這一片濃霧般的瘴氣中幾乎伸手不見五指,根本不知道如何找哪裡找。這一次,是真的有些力不從心瞭。但盡管如此,她心裡還是不好受。雖然跟厲千玨算不上有多大交情,但她對她印象不錯,而且不管怎麼說她都是他們的同伴。榮華在天池森林外面,隱隱有些擔心。老大不允許他進去跟著,也就是意味著,他們隻能夠自求多福。這片毒瘴……不知道為什麼,好像已經不是他們最初設置的濃度的。薛芷夏看瞭看傅涼旭,看樣子這面罩還是有用的。這讓她稍微安慰瞭點,隻能在心中誠摯地希望,厲千玨能夠自己走出這片瘴氣瞭。兩人拉著對方朝著同一方向走著。也不知道走瞭多久,在一片揮不散濃重灰白瘴氣中,薛芷夏覺得自己的意識幾乎脫離出身體瞭,兩腿隻是機械地邁動。一雙眼睛睜著跟沒睜也沒什麼區別,甚至她自己都懷疑自己是不是閉著眼睛,在做一個枯燥冗長的、仿佛永遠不會醒來的夢。“砰!”地一聲,薛芷夏額頭一陣鈍痛,原來她走著走著沒註意竟然撞到一棵樹上瞭。看來不是夢啊。傅涼旭拉著她的手緊握瞭一下:“你沒事吧。”“沒事。”薛芷夏搖瞭搖頭,卻感覺頭有些眩暈,腳下也有些虛浮,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樣。她心裡暗笑自己,怎麼變得這般嬌氣瞭,撞下樹就這樣瞭,還是走著走著昏頭瞭。另一隻沒被握住的手,攢盡力氣狠掐瞭下虎口讓自己清醒過來,若無其事地繼續走。又不知過瞭多久,薛芷夏覺得自己已經完全沒有時間意識瞭。好像什麼也看不見什麼也聽不見,隻知道不停歇地前行。突然她感覺臉上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拍打的的樣子,集中精神一看,隱約是傅涼旭的臉。他拍著她的臉頰,不知怎麼他臉上的表情幾近驚恐,瘋狂地叫著她的名字:“芷夏,你醒醒……別嚇我。”她望著他,想問你怎麼瞭啊,你想說什麼。但她又懶得吐那麼多字,就化為一句:“嗯?”她聽不清他說的什麼,字句斷斷續續模模糊糊地在說:“你聽……那邊……泉水……要出去瞭……堅持……”啊……他是在說他們就要出去瞭麼,真好啊……她微微動瞭動嘴角,想要浮起個笑來。最終還是沒有完成這個笑容,疲倦地閉上雙眼,在傅涼旭面前癱軟瞭下去。榮華在外面焦急地蹭瞭很久,終於還是下定決心打電話過去請示。“老大,我覺得裡面的情況,好像不簡單。”對面的男人笑瞭,像是輕蔑。“榮華。你知道麼?你是要去殺他們的。你不是他們的保鏢和奶媽。”可是是……他還想說什麼,對方就直接掛斷瞭電話。到頭來這個男人,還是這麼殺伐決斷……就一定要這麼……斬斷自己唯一的血脈麼?突然,有一個槍口無聲地出現在他的背後。還有一個低沉的聲音。“不要動,榮華。”單單是最後兩個字。就已經足夠讓人覺得膽戰心驚。可是是被威脅的男人一點兒也沒有慌亂。“厲朗軒……你是來,跟我談條件的麼?不過很可是惜,你沒有這個資格。”“你們要是敢動她……我就殺瞭你們,我發誓!”男人的槍用力瞭幾分。一聲槍響之後,森林裡萬籟俱寂。後悔無妻:前夫請矜持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