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皇之戰戰場,隨著底層的戰鬥分出勝負,雙方頂尖的對決,也進行到瞭白熱化。殘破的大海,崩塌的孤島,突然一聲獸吼,震天撼地,傳入瞭雲間。魔氣滾滾,那水桶大的眼眸,一片血紅,一頭魔猿,從深淵中,踏步而出。巨大的差距,無法想象的力量,此刻,Jack全獸化,渾身不程度的損傷,七竅中,已經溢出瞭黑血。“吼...吼...”追星逐月,猴子化身滔天魔猿,那粗壯的黑毛手臂,如同隕石,猛地轟擊在旁邊的山嶽上,下一刻,山嶽崩塌,整個地面一震,形成瞭塌方。沉重的壓力,如同天埑壓下,化身為猛獁象的Jack,躺在深坑中,不停的抽搐著。仰天嘶吼,充滿瞭怒火,魔猿渾身充滿瞭血腥味,一股暴虐的氣息,直接席卷瞭雲層,顯然,在戰鬥中,猴子被Jack惹怒瞭。雙手敲著那黑漆漆的胸膛,魔猿張著利齒,猙獰鋒利,對著腳下的Jack,嘶吼瞭一句。隨後,山崩地裂,魔猿很是暴躁,走到一座小山前,猛地拔起,兇狠的向著Jack,碾壓瞭下去。“轟...轟...”一擊接著一擊,不斷的砸著,整個面目全非的島嶼,已經分崩解離瞭。而已經解決完戰鬥的佩羅娜和貝基,此刻站在遠處,看著仿佛得瞭狂犬病的猴子,不由的面面相視。“發生瞭什麼,竟然讓猴哥這麼狂暴。”佩羅娜臉色有些蒼白,顯然消耗有些大,不過此時,她雙眼充滿瞭星星,看著那滔天魔猿,仿佛小迷妹一樣,滿是崇拜。畢竟那狂暴感、帥氣感、巨大感,給人的沖擊很大,除瞭害怕以外,剩下的就是激動,以及好奇瞭。“估計那傢夥,已經成肉餅瞭。”點燃一根香煙,貝基可憐的看瞭一眼,那不斷漫起的沙土碎石。終於,足足十分鐘,魔猿一拳又一拳,不斷的砸著,每一次,都帶著一絲血肉,直到最後,Jack血肉模糊,失去瞭生命。碾壓完Jack,魔猿那狂暴的動作,開始放緩瞭起來,然後一個人,坐在瞭地上,喘著粗氣,有些迷茫的看著暴動不鳴的天際。“猴哥好像有些不對啊!”見到這幅畫面,貝基突然皺眉,臉上充滿瞭疑問,因為猴哥並沒有恢復原來的樣子,而是依舊維持在瞭魔猿狀態中。“我們要不要去看看?”佩羅娜一臉的孤疑。“還..還是算瞭吧!”心裡一跳,貝基抽瞭抽嘴。“咦!猴哥恢復正常瞭。”突然,佩羅娜指著遠處,伴隨著一道金光,猴子恢復瞭原本的身體,不過有些狼狽。“我們走吧!”興沖沖,佩羅娜直接飛瞭過去。而身後,貝基正準備跟上去,可是突然之間,懷裡的電話蟲,猛地響瞭起來。停下腳步,貝基有些疑惑,不過還是打開瞭電話蟲。然而,才剛說一句,貝基原本平靜的臉色,突然就大變瞭起來。“小公主不見瞭...”這句話,如同利劍般,貫穿瞭貝基的心臟,讓他的臉色,毫無血色。“這不可能...”有些慌亂瞭,貝基顧不得什麼,直接飛落在瞭正在接受佩羅娜一臉崇拜的猴子面前。“猴哥,不好瞭,小公主被人抓走瞭。”心急如焚,貝基滿頭大汗。“貝基,別鬧....”揮瞭揮手,猴子繼續和佩羅娜炫耀著,根本就沒有把貝基的話放在心上。“猴哥,我是說真的。”貝基急的團團轉。聲音戛然而止,不管是猴子還是佩羅娜,此刻都轉過身一臉的嚴肅,甚至還有些不可置信。“混蛋,艾尼路是在吃屎嗎?”直接暴怒,猴子通紅著眼,朱厭形態,直接轉化,然後手握弒天棒,整個地面轟踏,猴子沖天而起,直接向著最後幾處戰圈,沖瞭過去。他要快點結束這場戰爭,因為什麼都沒有小星語重要。沖天的怒火,狂躁不已,猴子從天而降,如同隕石般,落在瞭烏力斯和虎尊的戰場,不顧不顧,把正在和烏力斯對決的虎尊,給一棒轟成瞭血雨,隨後也不管烏力斯一臉的驚愕,沖向瞭泰佐洛的方向。滿身是血,烏力斯氣息繚亂,摸不著頭腦,他不知道為何猴哥會這麼狂暴,直接沒有餘力的轟死瞭自己的對手。雖然虎尊已經被自己打的奄奄一息瞭,可那也不是一棒就能解決的貨色吧!並且,烏力斯能感覺到,猴哥現在就像噴發的火山一樣,有些氣急敗壞。“烏力斯。”緊跟其後,佩羅娜和貝基,也趕瞭過來,看著淒慘的烏力斯,神情嚴肅的解釋瞭一下。“你說什麼...”聲音拔高,烏力斯像見瞭鬼一樣,天方夜譚的看著貝基和佩羅娜。“是真的,星語失蹤瞭。”佩羅娜俏臉煞白,都帶著哭腔瞭。“走。”想都不想,烏力斯直接跟上瞭猴子的腳步,可是,等他們去的時候,戰鬥赫然已經結束瞭。幾人看著地上的一堆碎肉,以及懵逼的泰佐洛,隨便解釋瞭一句,然後又伴隨著一聲尖叫,眾人開始沖向瞭最後的三場戰圈瞭。與此同時,隨著打敗的百獸軍團,最後隻剩下瞭凱多、king和queen還在戰鬥,畢竟到瞭他們這個地步,短短幾天,是分不出勝負的。可是,隨著別的力量介入,那就是一邊倒的形勢瞭。到瞭此刻,已經沒有所謂的一對一瞭,有的,隻是想要快點結束這場戰爭。“死猴子,你特麼有病吧!”山河破碎的地表,瓦爾多滿身是血,氣息極其駭人,雙眸血紅的看著一棒把queen打的深陷地裡的猴子。這死猴子,突然出現,直接插手瞭他的戰鬥,二話不說對著queen就是一棒,直接把對方打出瞭原形。本來,經過這幾天的戰鬥,她已經快拿下queen瞭,可是猴子這麼一插手,就讓他有些難看瞭。對於瓦爾多這種層次的人來說,都是有傲氣的,在一對一的情況下,突然被人插手,不管最後是贏是輸,都是落瞭他的臉皮,這已經是在質疑瓦爾多的能力瞭,甚至往高瞭說,是在侮辱瓦爾多。所以,瓦爾多看著猴子,才會如此不善,畢竟誰遇到這種情況,都不會有好臉色。“蠢貨,這麼多天瞭,居然連一個女人都拿不下。”猴子維持著朱厭形態,手握弒天棒,右腳死死的踏著瀕臨殘死的queen,同樣沒有給予瓦爾多好臉色。“死猴子,你有病吧!”皺瞭皺眉,瓦爾多怎麼感覺這個死猴子比他的脾氣還要大,像炸藥桶似的,蠻不講理。“哼!”冷哼一聲,猴子戾氣橫生,高舉著弒天棒,就要抹殺掉queen。“混蛋,你給我住手。”千鈞一發之間,瓦爾多發出一道斬擊,直接把猴子給逼退瞭。瓦爾多這突如其來的阻攔,直接惹火瞭猴子,當場,猴子就嗜血的看著瓦爾多,看那樣子,好像要動手。。。。。。。。。。。。。。。。。。。海賊:厭世之歌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