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岳梓童从没像此刻这般,心生恐惧过。刚刚还正常的李南方,转眼间,竟然直接陷入到那种妖异附体的状态。双眼猩红,面目狰狞。邪恶的笑容展现出来,他的一只手更是伸向岳阿姨细嫩的脖颈,似乎要直接扭断这段细长的脖子。只是,没等他的手真正触碰过去。“啪”的一声脆响。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他的脸上,他整个人瞬间清醒过来,愣怔住了。随着他的目光恢复正常,岳梓童长出一口气,不停拍打自己的胸脯,安抚砰砰乱跳的小心脏。还好岳阿姨是个有经验的。当初,在金三角,隋月月设计谋害岳梓童,致使她肩膀中弹、坠落山崖的时候。李南方眼睁睁看到那一幕,随即发狂,谁也无法阻挡。幸亏是杨逍把岳梓童从山崖下面带回来。然后,岳阿姨当着无数人的面,上去就是给了李南方一个大嘴巴子,让他恢复正常,没有因为透支精气神而死翘翘。有了那次的经验,现在再用起来,当然是轻车熟路。不过打完之后,又是无比心疼地抚摸着李南方的脸颊,轻声问道:“南方,你没事吧,疼不疼?”自古以来,打一巴掌再给个甜枣,从来都不是什么吃亏的做法。岳梓童当然毫不吝啬地把这句话的精髓,发挥到极致。李南方回过神来,轻轻抓住岳阿姨的手,嘴上说着“没事”,可心中却如翻江倒海般震惊不已。刚刚那一瞬间,他仅仅是想着吓唬一下某小姨。并且尝试着,能不能自由控制体内的那条黑龙。谁知,这个念头刚一升起来,黑龙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样,翻腾着控制住他的心神,要假戏真做似的,把岳梓童掐死。“掐死这个女人!只要她死了,就再也没有人能在咱们的耳边叨逼叨。只要她死了,全天下的漂亮女人都是咱们的。快动手啊。千万别犹豫。现在不弄死她,早晚都会后悔的。”黑龙蛊惑他的声音异常清晰,带着一种难以抗拒的魔力,好像只要掐死岳梓童,就能给他带来比夜驭十女还要满足的酸爽。所以,李南方动手了。他承认,真到快要掐死岳阿姨的时候,他的人性会复苏,及时收手。只是那样明显比不上现在这种结果。不但没引起来小姨的误会,还能让她沉浸在比妖异还妖异的自信心爆棚感觉之中。“哈哈,我就知道,这天底下也只有本小姨能够让你恢复正常了。李南方,以后你可要好好供着本小姨,要不然等哪天你真的发疯,我才不会像之前那样跑去救你。记住了没有?”“记住了,记住了。”李南方讷讷地点点头,把所有的事情压在心底。他不会把小姨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的真相说出来,也承认岳阿姨是唯一能压制黑龙的怪胎。黑龙明明是个超然的存在,为什么现在那么急切地想要弄死岳阿姨?究其原因,无非就是归结为两个字。恐惧。岳梓童一定有着让黑龙恐惧至极的特质。至于,这个特质是什么。还是别讨论这个问题了。省得某小姨再产生什么狂傲自大的想法。“好了,别愁眉苦脸的了。你放心,只要有本小姨在,谁也不可能伤害你的,妖异也不行。我罩着你,万事放心。”岳梓童又像是逗弄小屁孩的坏阿姨那样,伸手掐着李南方的脸蛋拧了拧。再度趴在他的胸口上,思绪飘飞,轻声问道:“话说回来,你失忆之后,好像看电影一样的记忆,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啊?你能知道大姐、大姐夫当时的心理想法,就已经很神奇了。竟然还能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到自己的变化。难道说,你穿越了?还是真的有个人也在那里,把他所看到的一切,全部强加在你的记忆之中?”岳梓童问出的这个问题,变得更加深奥。很难想像,二十年前的那个雨夜,究竟还有什么人,能出现在那里。李南方说不清楚。他只记得,还是婴儿的他,明明要在泥泞中被暴风雨吹打至死,却奇迹般地有活了过来。他的双眼红色的妖异,还在逐渐的变浓。被这一切吓呆的小桥,站在原地愣神的短短十几秒中。婴儿的双眼就变成了鲜血的颜色。可以闭眼想象一下,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还是早衰患儿,模样本来就丑陋无比了,眼睛又是妖异的血红、不,是赤红色的样子,让谁见了,谁不害怕。小桥也害怕,牙齿情不自禁的打颤。下意识的,抱住了丈夫的胳膊,颤声问:“怎么、怎么会这样?”“妖、妖附体。哈,哈哈,小桥,这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孩子。”丈夫猛地抬头,疯狂地大笑了起来。他在狂笑时说出的话,含糊不清,小桥此时此刻也没心思去辨别。她只听到了丈夫说,这就是他们要找的那个孩子。“小桥,你还要抱走他吗?”丈夫抬手,狠狠擦了把脸,问小桥:“如果你不愿意,我不会强求你。也没谁,会强求我们的。”“为什么,不呢?”望着婴儿的小桥,双眸中的惊惧缓缓散去,浮上了早了好多年的母爱。小桥,是世界上最最善良,温顺的女孩子。她明明已经看出婴儿的来历不一般,很妖异了,但她的善良,还是促使她慢慢地伸手,把孩子从泥泞中抱在了怀里。她明明没有当母亲的经验,可却莫名其妙的会抱孩子,左手托着孩子的小身子,让他的小脑袋枕在臂弯处,右手轻拍着他的后背,低头看着他再次柔声说:“为什么,不呢?看,多好的孩子啊。他,这是在冲我笑吧?”“他刚出生,现在看什么都看不清,怎么会冲你笑呢?”丈夫又狠狠擦了把脸,伸长脖子看向小桥的怀中后,愣住。笑。刚出生的婴儿,在被小桥抱在怀里后,确实是在冲她笑。早衰患儿的模样虽然丑陋,可他对小桥的笑,却是那样的纯真。就是儿子伏在母亲温暖的怀抱着,惬意的笑。他双眼里的赤红色,也随着他甜甜地笑着,在小桥的温柔注视下,逐渐的变淡。最终,恢复了婴儿本该有的清澈。“这是我的儿子。”小桥彻底被婴儿的笑,清澈的双眼给迷住,轻拍着他后背,喃喃地说:“你是我的儿子。”丈夫用力咬了下嘴唇,强笑着附和:“是,他是你的儿子。”“那你说,他该叫什么名字?”任何一个母亲,在人生第一次抱起自己的孩子,幸福满满时,不都该开始琢磨给孩子取名吗?丈夫的脸色,恢复了正常,想了想后才说:“有人说,他应该姓李。”“为什么要姓李呢?”“唯有姓李,他才能活下去。”“好,那他就姓李。”嫁给丈夫后,就被他当女儿宠着的小桥,从不在这种小事上刨根问底。但是!好奇心爆棚的岳梓童,绝对会为了这种事情,问个不停。“为什么你要姓李?”岳梓童一边褪去保暖的绒衣长裤,一边惊声询问。眼前只剩下内衣的娇嫩身躯,在棉被下若隐若现。李南方很为自己,不能亲密接触这样的光滑细嫩而苦恼,唯有同样脱掉全身的衣服,把美女揽在怀里,才算是补足了之前的小小遗憾。只是,等他伸手想要解开什么东西的时候。岳梓童迅速打开了他的爪子,娇嗔道:“我问你话呢。为什么你只有姓李,才能活下去?”“我怎么知道。这事应该问老头才能又答案啊。”“哼,你觉得大姐夫会说出来这些秘密吗。对大姐,他都是守口如瓶,更何况是我们了。”不得不说,岳阿姨的脑汁还是够用的。想想老头,是那么深爱他的小桥,却在李南方的问题上,一丁点的口风都不透露。那就证明他心底里埋藏的秘密,除非到了必须说出来的时候。否则的话,就算是你打死他,或者拿着他的小桥作威胁,都没有任何用处。既然,不能找当事人问话,那只能是自己瞎猜了。岳梓童开动她精明的小脑瓜,认真思考片刻,好像找到了非常准确的答案那样,猛的一拍手,说道:“没错了,一定是因为李家覆灭了杨家。你身体内的那条黑龙,应该是隋炀帝杨广托世。它一直在成长,想要霸占你的身体。如果非要找个办法,压制它,唯有是灭掉大隋的大唐才行。唐朝李家。所以,你必须姓李,才能活下来。我说的,没错吧?”岳梓童瞪大了两只眼睛,眨啊眨的,期盼着李南方能够夸奖她两句。谁知李南方却是相当不屑地嗤笑一声,说:“李氏不过是捡漏的,要了我大隋的江山,受了我杨广的功德,才传下来他们大唐盛世。试问天下人,可曾见过李氏有哪一个,正面对阵过杨家王室,又有谁是亲手杀了朕的!”霸气。和李南方本人的气质,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霸气。尤其是,那一句“朕”字出口。岳梓童半点犹豫都没有,伸手又来个大嘴巴子。“啪”的一声。疼倒是不怎么疼。可李南方心里都快委屈的想要杀人了。好好的洞房花烛夜,怎么就变成了这样的节奏。动不动就是黑龙跳出来搞事情,还每一次,非要让咱李老板挨一记大耳光,这黑龙才会老老实实消停下去。凭什么受罪的都是他李南方?躺在床上,好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岳梓童看到他这副模样,满心里都是歉意,连忙伸手摘下来小罩罩的一条肩带,拉着李南方的手,放在某个足以激发所有男人兴趣的大团头软上面,笑嘻嘻说道:“别生气,我不是故意的啦。”“那我就是故意的?”李南方没好气地回了一句,看在有便宜可占的份上,心情好了很多,不由得也陷入沉思:“我为什么姓李?”我的极品小姨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