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上一次書記辦公會議,陳筱懿托病請假。與其說是真的身體不舒服,更因為想要把搞砸150億美華集團項目的惡劣影響降到最低。但是,今天陳筱懿卻是不得不出席。省紀委把領導幹部個人重大事項報告工作的全省試點放在瞭寧州,陳筱懿想找個借口不參加,但是章平心卻說,專等陳筱懿書記什麼時候有空再開。章平心是認真的,這點陳筱懿很清楚。陳筱懿也沒瞭辦法,隻好答應來參加會議。書記沈偉光、省長戚明、副書記高安雄、紀委書記章平心、常務副省長梁健、省委秘書長狄旭傑、組織部長王永梅、寧州市委書記陳筱懿一同參加。書記辦公會議室雖小,陽光卻很好,窗子敞開,秋日涼爽的空氣透進來,桌子上的龍井茶水冒著白煙。陳筱懿多次向梁健這邊投來疑問的目光。他和劉甫團設計借助媒體來搞亂梁健形象的事情,看來是沒有得逞;上午的時候,他還接到瞭一個消息,梁健秘書牛達的小舅子也已經被弄出去瞭。這兩次失利加在一起,讓陳筱懿非常的不爽,但是又無能為力。他朝梁健投去的目光中充滿瞭敵意。似乎梁健也感受到瞭,朝他也投來目光,卻隻有磊落、淡定和一點點的笑意。沈偉光的秘書小盧,將沈偉光前面的材料理瞭理,又在沈偉光耳朵邊上嘀咕瞭一句。沈偉光就點點頭,然後朝各位成員緩慢掃視瞭一遍,說道:“那我們就開會吧。這次要研究的是領導幹部個人重大事項報告這件事。這是黨要管黨、從嚴治黨的一項新的舉措,上面已經在省部級領導幹部中都已經開展瞭,相信各位領導也都已經填過,上報瞭中-紀-委和中-組-部。這項工作華京方面很重視,我們更加不能馬虎,抓好瞭這項工作,等於是抓好瞭領導幹部管理的前道關口。”沈偉光繼續說:“所以,前幾天章平心書記向我提出要開展這項工作後,我當場就同意瞭,並交代瞭省紀委和省委組織部一起抓。章書記、王部長是吧?”章平心微微地點瞭下頭;王永梅則用力點瞭點頭,一副很贊同的樣子。沈偉光繼續說瞭下去:“為瞭給在全省推廣提供經驗,所以我們先在寧州市進行瞭試點。寧州市委高度重視這項工作,活是陳筱懿書記接去的,用瞭這短短幾天時間就把第一輪填報給收集上來瞭。現在先由寧州市來匯報吧。”寧州市紀委和市委組織部的負責人一同坐在末席,具體操作因為是組織部在進行,所以由寧州市組織長進行瞭匯報。完瞭之後,寧州市紀委書記葛為又匯報瞭核實情況。再後來,作為黨委一把手,陳筱懿補充道,根據省委的要求,寧州市委疾風驟雨地抓瞭這項工作,市紀委、市委組織部狠抓填報、核實、要求整改工作,目前已經取得瞭階段性成效,為從嚴治黨在寧州的落實再添有效的制度保障……等等。陳筱懿在說的時候,大傢都面無表情,或望著對面的墻壁,或翻閱桌上的資料,或看著杯中的茶水。“我的補充就到這裡。”陳筱懿狠狠喝瞭一口桌上的茶水,算是已經完成瞭今天的任務。沈偉光又抬眼問會議成員:“大傢有什麼意見,議一議。這項工作很重要。”王永梅是除瞭陳筱懿之外,排名靠後的常委瞭,也是省委抓這項工作的負責人之一,她必須發表看法,就道:“我認為啊,省委在這個時候開展個人重大事項報告工作,是非常及時、非常必要的。所以,我們會同省紀委一起抓這項工作的試點工作。寧州市委也高度重視,在短短一個禮拜左右的時間內,就完成瞭第一輪的填報工作,為全省推開這項工作提供瞭經驗。”王永梅的話中,對寧州的工作都是充分肯定的。按照慣例,輪到梁健來發表意見瞭。陳筱懿的目光就盯瞭梁健,他真不知道梁健又會說出什麼話來。然而,梁健卻道:“書記,這材料我再看看,如有想法等會再說,沒有想法就不說瞭。”大傢都朝梁健看瞭一眼,眼神有些怪怪的,但是既然他這麼說瞭,在會議上也不好強迫他立刻就發言。沈偉光就道:“那梁省長就等會再說吧,章書記,你先來說說嗎?”章平心就往前坐瞭下,表情嚴肅地看向瞭寧州市紀委書記葛為:“葛為同志,那些領導幹部填上來的個人重大事項報告表,你自己看過嗎?”葛為一驚,抬起頭來看著章平心,心裡已經有點虛瞭,說話也不太利索:“看,是,看過的……”章平心再次肅然地問:“看過誰的?”葛為又是一驚,腦袋裡飛快旋轉著,搜索著名字。終於想到瞭一個,馬上回答道:“市住建局長丁破天。”章平心道:“丁破天是吧?你說說,他的個人重大事項報告中,填瞭幾套房產?”葛為額頭都冒出瞭一絲的細汗,腦袋裡拼命地不斷搜索。他是從省紀委常委到寧州市紀委當一把手的,對章平心的行事風格也非常的瞭解。他知道章平心的工作作風非常實、也非常細。你想要糊弄他的話,沒兩分鐘就會被當場戳穿。所以,葛為說出“丁破天”的時候,也不是亂說,他的確是看過丁破天的個人重大事項報告表。他當時就擔心說不定某一天會被章平心問到,所以就有意地留瞭一手,沒有想到真的派上用場瞭。葛為帶著一份僥幸的喜悅,回答道:“章書記,我看過丁破天的個人重大事項報告表,他上面填寫的是兩套房產。”沒錯,填的就是兩套房產,葛為是記住瞭的。葛為想,章書記應該會對自己的回答滿意瞭吧?沒有想到的是,章平心又嚴肅地拋瞭一個問題過來:“你們紀委核查過瞭?兩套房產是對的?”核查?那些個人重大事項報告填寫上來之後,市紀委有關部門是做過核查的。葛為就道:“是核查過的,章書記。”章平心道:“核查過的?你們說他是兩套房產,我掌握的,怎麼是他、他老婆和子女名下,有七套房產,而且每一套都超一百二個平方,其中有一套是三百個平方的,還有寧州市中心延慶路上,有一個兩百平米的店面。這些情況你們沒核查出來!”葛為和他邊上的寧州市委組織部長,臉上都已經通紅。他們知道,章平心說出來的話,不會是假的。今天他們在省委書記辦公會議上當面出醜,這對他們個人的影響就太大瞭。陳筱懿這時候倒是出來說話瞭:“章書記,我們的工作沒有做好,回去後重新對每個領導的個人重大事項報告表進行認真審核!”章平心沒有再說什麼。省副書記高安雄卻說話瞭:“你們寧州市的一個組織部長、一個紀委書記,工作不夠細致、不夠深入啊!一項工作既然做瞭,就要做好、做實,否則比不做都不好。你們看是不是?”寧州市紀委書記和組織部長兩人都快想找個地洞鉆下去瞭。沈偉光又問戚明:“戚省長,你來說說吧。”戚明看瞭一眼大傢說:“該說的大傢也都說瞭。我隻說一句話,既然讓寧州做試點,就要有試點的樣子。其他還是聽沈書記指示吧。”戚明說得少,並不是他真的沒有話。他自己說得少,一定程度上,就是讓梁健別再說的意思。沈偉光卻看著梁健道:“梁省長,你剛才說,還要看看材料。現在怎麼樣瞭?有什麼意見嗎?還有時間。”眾人又都看著梁健,他們都想,剛才戚明都已經說瞭“聽沈書記指示吧”,梁健應該是不會再說什麼瞭吧?否則就太不給戚明面子瞭。沒有想到的是,梁健卻把材料推瞭推,然後說道:“剛才章書記說瞭,寧州市住建局長丁破天,傢裡有七套房產,還都是大戶型和店鋪。這個丁破天啊,我看真的是要‘頂破天’瞭。房子是用來住的,華京方面的這句話,他到底是沒有聽到,還是聽到瞭不理解!我說啊,這樣的人要好好查一查。這不僅是對我們的事業負責,也是對他本人負責。我就說這一點。”陳筱懿像是被人用刀在胸口插瞭一刀子般疼痛,就差要吐血瞭。丁破天可是他陳筱懿這邊的人,是陳筱懿提拔他去掌管市住建局這樣的實權部門的。現在梁健建議說要查他,就等於在他身上挖出一塊肉般讓他心痛。沒等陳筱懿開口,章平心就對陳筱懿道:“陳書記,丁破天是市管幹部,查的事情就由你們市裡去查瞭。但是這次可不能跟填重大事項報告表一樣敷衍過去瞭。省紀委收到很多關於丁破天的信訪件,假如有些問題、有難度,查不出來或者查不深,我們省紀委可以來進行指導。”陳筱懿臉都綠瞭,可還是硬著頭皮道:“我們市裡自己查、自己查。”官場局中局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