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紅色的寶馬m6在通往京都市區的大路上飛奔。¢,梁思瑤用筆記本電腦看完瞭那個視頻,然後將視頻文件傳回瞭101局的總部。她合上筆記本電腦,看著開車的夏雷,“好瞭,告訴我,為什麼要和我一起去抓人?”“我還是跟你一起去吧,宋百成那傢夥差點害死我,我想親自抓住他。”夏雷說。“別騙我瞭。”梁思瑤的嘴角浮出瞭一絲苦笑,“我和你在一起那麼長的時間,你身上有幾顆痣我都是清楚的,你有什麼想法我還能不清楚嗎?”“別胡思亂想瞭,我們一起去抓人,然後帶回101局就行瞭。”梁思瑤說道:“釋老總最先是派龍冰來的,可知道這件事又可能牽扯到凌浩和餘山河的時候又改派我來瞭。你以為我不知道這是為什麼嗎?在他們的眼裡,我始終都是在cia裡待過的人,我的身上披著cia的衣服,從外衣到內衣都是,我能脫下外衣,我還能脫下內衣嗎?”這是什麼比喻?“抓宋百成,那就意味著要跟凌浩和餘山河所代表的一方勢力開戰。誰去打第一槍都非常危險,釋老總怎麼舍得讓龍冰去當這個炮灰?那麼就隻有我去瞭。對他們來說,我始終都是一個外人,而且是一個有著不光彩史的外人。我去抓宋百成,抓到瞭,我首當其沖面對對方的壓力。抓不到,甚至被幹掉瞭,對他們來說也是好事。不是嗎?”梁思瑤的心裡一片孤獨和傷感。夏雷沉默瞭一下才說道:“你要是幹得不開心的話,你就辭職吧,來我公司,隨便幹點什麼都行。”“你關心我,舍不得我送死,所以你才要跟我一起去抓宋百成,對嗎?”夏雷苦笑瞭一下。他是這樣的心思,可他不想談論。“說話呀,回答我的問題。”梁思瑤很想知道答案。“我怎麼能眼睜睜地看著你隻身涉險?就算我們已經……可我們還是師兄妹啊,我怎麼能不管你?”夏雷說。梁思瑤的嘴角浮出瞭一絲淡淡的笑意,“你關心我,舍不得我去送死,這就夠瞭。我不是沒想過去你的公司上班,隻是我得留在101局。”“為什麼?”夏雷不解地道:“當初你去101局那是為瞭回歸和赦免令,你已經得到瞭,為什麼還要留在那裡?”“為瞭你啊,你以為101局裡人人都是龍冰和唐語嫣啊。”夏雷,“……”“我留在101局也可以給你當個內應,關鍵時刻或許就能發揮出很大的作用。”夏雷愣瞭一下,“你的意思是要給我當臥底嗎?”“我為你臥在底下的時候還少瞭嗎?”那些往事一股腦地湧上心頭,夏雷的心中也塞滿瞭惆悵和傷感。她現在對他越好,他就越感到難受,無法去面對。“放心吧。”梁思瑤的手落在瞭夏雷的大腿上,“我梁思瑤也不是省油的燈,更不是誰想做掉就做掉的人,我不會有事的。我隻是想讓你明白,我回國是為瞭你,我留在101局也是為瞭你。隻要你能明白我的心,我也就心滿意足瞭。”“為什麼還對我這麼好?”“我愛你,我一直都愛著你,這理由夠嗎?”她的放在他的大腿上的手在顫抖,抓得也很緊,好像是想通過她的指甲和手指再次進入夏雷的身體,進入他的生活。她抓得他有些疼瞭,可他還是保持著平靜,放任她的動作。除瞭這樣,他還能說什麼呢?重歸於好?想想他現在的一團糟的感情生活,還有準備去蜀地與唐雲海喝茶的老爹……他就忍不住頭疼。車裡的氣氛變得尷尬,還有一絲傷感在兩人之間靜靜地流淌。卻就在夏雷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梁思瑤的時候,前面有一輛車並線,他慌忙踩瞭一腳剎車。寶馬m6做瞭一個急停的動作,他的身體向滑,梁思瑤的身體也往前撞去,也不知是出於本能,還是別的什麼原因,她伸手就抓瞭一把,而這一把,恰恰是抓住瞭他的那什麼之上。夏雷的身子頓時僵住瞭,忘記瞭開車。梁思瑤也僵住瞭,忘記瞭松開。四目相對,兩人的眼神都顯得很復雜。嘀嘀嘀!後面傳來瞭司機按喇叭的聲音,還有人叫罵的聲音,“會不會開車啊!開寶馬就很牛逼嗎?削死你!”車裡的兩人這才回過神來。梁思瑤慌忙松開瞭那隻手,她的臉蛋隻是稍微紅瞭一下,沒有過分害羞的表現。畢竟,夏雷的那個地方她是太熟悉瞭,隻是一段時間沒用過,有點生疏的感覺而已。夏雷轟瞭一腳油門,車子再次啟動,正常行駛。他的臉也紅瞭一下,但不是因為什麼害羞,而隻是尷尬。畢竟,那發生變化的地方非常明顯,想遮掩都遮掩不住。剛才堵在後面的車追瞭上來。開車的金發青年從車窗裡探出瞭頭來,氣勢洶洶地罵道:“媽的!你會不會開車啊!不會開老子教你!”坐在副駕駛坐上的一個戴著耳釘的青年盯著梁思瑤,一臉的壞笑,“嘿,妞!別跟那傻逼瞭,跟哥吧,哥帶你去嗨!”“哇!好正點!”開車的金發青年也來調戲梁思瑤,“美女,跟我們走吧,保證讓你舒服!”夏雷本來不想搭理這兩個混混,罵他一句,他還可以忍一下,但這兩個混球居然來調戲梁思瑤,他的心頭莫名火氣,他從車窗裡探出瞭頭去,“滾!不然廢瞭你兩個傻逼!”“喲呵!他居然敢兇我們?”“削死他!媽的,撞他!他車貴,撞瞭不虧!”金發青年猛地打瞭一把方向盤,還真就將他所駕駛的一輛雪佛蘭科魯茲往夏雷所駕駛的寶馬m6撞瞭過來。夏雷踩瞭一腳剎車避開,兩隻眼睛裡的眼神很嚇人。梁思瑤看著氣鼓鼓的夏雷忽然咯咯地笑瞭起來,她笑得笑得花枝亂顫,笑得很開心很開心。夏雷鬱悶地道:“我都快被兩個傻逼氣瘋瞭,你居然還能笑出來?”“你根本就沒有忘記我,有男人侮辱我,你的反應這麼強烈,在你的潛意識裡,你仍然將我當成是你的女人,對嗎?”梁思瑤說,嘴角難掩笑意,可眼裡卻又泛著喜悅的淚花。女人的第六感總是那麼敏銳和準確,這是無解的事情。夏雷苦笑瞭一下,“我們能不能不談這……”沒等他把話說完,梁思瑤突然湊瞭過來,一口吻住瞭他的唇。熟悉的女人,熟悉的味道,這個突然的吻一下子就把夏雷帶回到瞭海珠,帶回到瞭過去的時光。在他艱難創業的那段時期裡,梁思瑤走進瞭他的生活,給他帶來瞭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愛情。他和她在沙發上,在書房裡,在她的床上,一次又一次的釋放青春的激情和……“嘿!媽那個逼的!”金發青年出現在瞭車窗外,看見車裡的男女居然在接吻,罵瞭一句,一拳就向夏雷的腦袋抽瞭過去。夏雷一抬手,一支毒蛇手槍對撞瞭上去,剛好與金發青年的拳頭撞在一起。拳是肉的,槍是鐵的。金發青年一拳打在瞭槍口上,頓時一聲痛呼,拳頭也鮮血直流。他本以為那是一隻安全錘什麼的,而他的同伴也準備拔刀,可一看清楚夏雷手中的是什麼東西,頓時就焉氣瞭,嚇得面無人色。“大大大、大哥,我們我們有眼不識泰山,你你你大人不記小人過,饒瞭我我們吧。”金發青年的舌頭都捋不直瞭。“跪下!”夏雷的眼神冷得可怕。他不兇則已,一兇,身上那股殺人上百所養成的殺氣就顯露瞭出來,懾人得很。兩個混混撲通一下跪在瞭地上。路上不少路過的車輛放緩瞭速度,看著這一幕。幸好這還是郊區,不是鬧市,不然肯定會引起驚慌的。“把臉伸過來,我一人抽一下就放瞭你們。”夏雷說。兩個混混硬著頭皮將臉伸到瞭車門旁邊。卻就在夏雷揮手要抽的時候,梁思瑤抓住瞭夏雷的手,“算瞭算瞭,放瞭他們吧。”“他們那樣說你,我是在替你出氣,為什麼要攔著我?”夏雷問。梁思瑤卻笑瞭,“我還得感謝他們呢,如果不是他們,我怎麼知道你心裡還這麼在意我?”夏雷,“……”“你們兩個還不快滾!”梁思瑤喝道。兩個混混這才爬起來,慌慌張張地跑瞭。女人的思維真的是很奇怪的東西。剛才那兩個混混那樣侮辱她,她非但不生氣還很高興的樣子,愛情的魔力真的有這麼神奇嗎?夏雷開著車子繼續往京都市區行駛。梁思瑤咯咯地笑瞭好一會兒才安靜下來,她試探知道:“雷子,我們……算是和好瞭嗎?”夏雷白瞭她一眼,“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情?你留在我心裡的傷痕現在都還沒好呢,什麼時候好瞭,我們再談這件事吧。”“那我給你揉揉心口,讓那些傷痕趕快好起來,好不好?”梁思瑤果真伸手去揉夏雷的心口。“你別鬧瞭,我在開車啊,喂……我警告你,不許亂來……”一個小時後,寶馬m6停在瞭一個高檔小區之中。夏雷從車裡走瞭下來,神色尷尬地看瞭看冒起一團的褲襠。關於復合的問題,他肯定是排斥的,可這並不妨礙前女友往那方面努力,也就造成瞭現在的尷尬局面。不過他也是理解她的,自從和她分手之後她就沒有被男人碰過,有點失控也是正常的。梁思瑤也從車裡走瞭下來,臉紅紅的,眼裡一汪春水。她似乎不敢看夏雷,卻偏偏又忍不住要來看。從她回國到現在,這是她最開心的一點時間。雖然沒有達成她想要的目的,可她覺得至少有瞭進展。更重要的是,她知道夏雷的心中還有她。“我們,那個,去宋百成的傢裡吧。”夏雷說。“嗯,我們走吧。”梁思瑤梳理瞭一下額頭上的頭發。兩人往一幢單元樓走去。叮鈴鈴,叮鈴鈴……手機鈴聲響瞭。夏雷掏出瞭手機看瞭一眼,卻是釋伯仁的號碼。他猶豫瞭一下,然後掛斷瞭電話。“誰的電話?”梁思瑤並沒有看見。“是釋老總的電話。”夏雷並沒有隱瞞她。“為什麼不接?”“他多半是想勸我回去吧,我都到這裡瞭,我怎麼可能回去。別管瞭,我們去抓那個傢夥吧。”夏雷將手機收瞭起來。梁思瑤的臉蛋上又露出瞭甜甜的笑容,“你看,你還不願意承認嗎?你緊張我,你擔心我,你根本就忘不瞭我,是不是?”“是你個頭啊,走瞭啦。”夏雷加快瞭腳步。梁思瑤追上瞭夏雷的腳步,“抓瞭人,晚上我們出去喝一杯怎麼樣?”“我現在不能隨便外出。”夏雷說。“那我就來你傢怎麼樣?”夏雷,“……”ps:抱歉,更正瞭之前的關於兔的筆誤,他應該是狗,已經更改瞭。請重看“你褲子上有灰”這一章。致歉。超品透視茄子app懂你更多无限版下载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