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妖魁的神兵是他的本体独角,就见他右手张开,独角落在手中,握紧,虚空迈步,走到侗恒道尊身前,一句“请赐教”,电芒开始在独角之上交织闪耀。侗恒道尊收回指出的仙剑,负剑而立,说声“请”,旋风便在他身周环绕,且范围越来越大,向着妖魁所在空域扩散而去。此刻戚长征还在赶来的途中,而苍莽道尊与玄藏道尊已先一步来到沐水城驻地。目力可及的前方空域,是正在交手的沐渝道尊与萘萘德熊道尊。苍莽道尊与玄藏道尊相视一眼,前者拐了个方向,往另一处空域而去,后者迈步向前,只一步便出现在战场之内。道尊之间作战,很难用激烈来形容,他们出招的频率往往不快,彼此拉开的距离也比较远,但每一次攻击都蕴含摧枯拉朽的声势,论凶险程度只会比激烈作战的仙君们更加凶险。特别是在双方境界实力差距较大的情况之下,境界高实力强的一方还好,可境界低实力弱的一方往往全神贯注,一刻也不敢分心他顾。此刻交战双方就是这样的情形,沐渝道尊境界实力都要强过萘萘德熊道尊,所以他显得从容,玄藏道尊的到来他第一时间就已发现,而全神贯注的萘萘德熊道尊一直到玄藏道尊来到交战区域才发现。玄藏道尊背有点驼,嗯,用驼背来形容貌似不恰当,应该说他的后背很厚,也很宽,就像是背负一面龟壳似的。他在四位四圣宫调派少帝宫的副宫主之间最是低调,平日里也是少言寡语,为将这几个月来,他几乎没有和戚长征说过一句话,可见他有多低调,可他的出场方式却很高调。一步入场,第二步便横阻在交手的两位道尊之间。他的落足点便是在两道攻势之间,就在两道攻势即将碰撞的一瞬间出现,沐渝道尊攻势击中他后背,萘萘德熊道尊攻势击中他前胸,雷鸣风暴便以他为中心扩散开来,待雷尽风息,他只是抖了抖后背,拍了拍胸口……安然无恙。“少帝往中心区域去。”他对萘萘德熊道尊说。萘萘德熊道尊有着惊讶,但并未恍惚,施了一礼迅速离去。“站住!”沐渝道尊吼了嗓子,作势欲追,忽然感到一股牵扯之力。他在对萘萘德熊高喊之时目光并没有离开玄藏道尊,对于玄藏道尊他并不是很了解,但他知道玄藏道尊乃是玄武圣宫副宫主,是一位防御力足矣排进前五的龟仙。而仙界众仙公认防御第一的乃是玄武圣尊,排位第二的便是土尊。玄藏道尊能排进前五,可以想象他的防御力有多强。但其攻击力却无法与其防御力相提并论,所以沐渝道尊没有因为玄藏道尊挡下他一记攻势安然无恙而感到畏惧。当然,惊讶是会有的,所以他的注意力还是放在玄藏道尊身上。牵扯之力是由一面龟壳传出,而龟壳在玄藏道尊手中。“留在远空。”玄藏道尊开口,语气平淡无奇,却仿佛在说一个天经地义的道理。萘萘德熊道尊已离开感知范围,沐渝道尊收回感知,面色阴沉,“好大的威风,我若执意离开如何?”“杀!”…………沐水城驻地另一处空域,这里漆黑无关,而黑暗的源头便是洛夜道尊。“收回仙术。”苍莽道尊遥遥而来。“玄空得寸进尺,一而再再而三捉我沐水城弟子搜魂,无视警告,我捉了他向少帝讨要说法有何不可?”洛夜道尊满脸愤然之色。“玄空乃龙族,我乃青龙圣宫副宫主。”苍莽道尊不紧不慢。“那又如何?”洛夜道尊怒道,“龙族尊贵,我沐水城同样不容侵犯,玄空一而再无视我沐水城,就此放过我又如何向仙尊交代?”“那是你的事。”苍莽道尊淡漠说道,后续,面色缓和下来,语气也随之变得温和些许,他说:“落夜,念在昔年旧情,我劝你适可而止。”洛夜道尊有着片刻的沉默,随即面部变得狰狞,咬牙道:“你还有脸提旧情,苍莽,我恨不得你死。”苍莽道尊干咳一声,“是不该提,过去的事提来无益,你收回夜落术,我也不来为难你,回去吧,最好回沐水城去……嗯,有些事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不该参与的事情不要参与,回去吧。”洛夜道尊面色再变,却也只是瞬间,下一刻满脸的怨毒之色,飞身向着苍莽冲去,“我要你死!”随着她冲向苍莽道尊,那片黑暗的空域也在消散,玄空从中飞出,犹有余悸,苍莽轻叹,避开洛夜道尊一击,对玄空说道:“往中心区域去。”玄空施礼而去。洛夜道尊回身又来,苍莽蹙眉,手掌张开龙爪现,似要发动攻势,却终究是隐去龙爪再一次避开。“念在往日情分我一再忍让,若继续不知悔改,莫怪我捉你问罪!”“天杀的老龙,我何罪之有?”洛夜道尊回身再攻。“不知悔改!”苍莽道尊怒了,扬手拍出,便是一道巨型龙爪抓向洛夜道尊。洛夜道尊一声尖啸,身若陀螺飞旋而起,避开龙爪卷起漫天风雪罩向苍莽道尊。苍莽道尊冷笑,张口一吸,漫天风雪全都落入他口中,一声龙吟,便有更加强盛的风雪喷吐而出,将洛夜道尊覆盖其中。“在我面前施展风霜术,莫忘了是谁传授你的风霜术,最后一次警告,留在原空,否则捉拿治罪。”“你不得好死,我恨你,恨你……”“要恨恨你师姐天沐,昔年是她击伤我,我回下三天养伤归来,曾去沐水城寻你,而你师姐再一次将我重创,我才不得已离开。”“胡言乱语,明明就是你舍我而去,我身遭重创,要不是我师姐相救早已陨落,是你不顾我而去……”苍莽道尊摇了摇头,说道:“我若说伤你的人是你师姐,你信不信?”洛夜道尊一怔,随即又是满脸怨毒之色,“你今日不杀我,来日我必杀你!”“我知道你不会信,事实上昔年我也不信,但事实就是如此,你好自为之吧!”苍莽道尊轻声一叹,收回仙术回身离去。洛夜道尊有着片刻恍惚,猛然清醒过来,大呼:“你不能走,站住。”她确实不能让苍莽道尊离开,因为这是天沐仙尊指令,必须将苍莽道尊留在这里。沐渝道尊接到的指令也是相同,不论来的是四圣宫哪一位副宫主,都必须将对方留下来,所以在玄藏道尊说出“杀”字之后,沐渝道尊只是冷笑,继而说道:“我倒要看看防御力能排进前五的你战力如何。”于是,洛夜道尊在追逐苍莽道尊这一刻,沐渝道尊与玄藏道尊已经交起手来。而此刻先后离开沐水城驻地的萘萘德熊与玄空,后者后来居上,已经超过前者,往中心区域方向疾驰而去,然后,他发现自己被感知锁定。片刻之后,匆匆到来的萘萘德熊道尊也有相同的感受,另一道感知锁定了他。在他们前方,距离妖魁与侗恒道尊交战区域不算太远的空域,麟云子与戾天劫一前一后悬空而立,位于中间的戚长征也已悬停下来。在他们前方徐徐而来一位体型偏胖的仙人,身上散发出一股属于龙族的气息。在前的麟云子与靠后的戾天劫都察觉到这股龙族气息,却是对对方的相貌感到陌生。“怪异。”麟云子轻声道,“我去会一会他。”“你速度快过我,留下保护少帝,我去。”戾天劫目露凶光说道。戚长征半眯着眼说:“不着急,等他过来。”微胖的仙人却没有继续靠近,只在远空悬停下来,而在这时,左右两边空域出现两道似真似幻的身影,后方也同样出现一道看不清体征相貌的身影。“感知无法查看,分辨不出身份。”麟云子与戾天劫同时低声说道。“前面那位呢?”麟云子蹙眉道:“前面那位倒是没有掩饰身份,感知可查,但我未曾见过,气息貌似与苍莽有着几分相似,非常怪异。”戾天劫微微颔首,接着说道:“我怀疑这不是他的本来面目,甚至气息也有可能经过改变。”“拖延时间。”戚长征说完沉默下去,识海内却不平静,正在迅速翻阅沐水城与侗鼎尊府相关道尊信息……都是近百年的道尊信息,信息量有点大。“祖界少帝在此,何人阻住去路,快快让开!”麟云子大喝道。戚长征想要拖延时间,但显然对方不会给他时间,就在麟云子呵斥之声方落,左边空域一道泛青光束击来,霎时间阴风阵阵,气温突降。戾天劫怒喝声中,取出神兵在手,挥动之间,打出一道形如虎爪的洁白光束,对着那道泛青光束冲撞而去。两道光束碰撞,戾天劫打出的那道光束顿时烟消云散,而对方打出的泛青光束却未消散,余威赫赫,正对戚长征呼啸而来。五行御天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