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麻豆传媒映画公司女郎?李南方不是胆小懦弱的人。相反,他觉得自己很强大。试问有谁能清晰知道自己体内藏有一条黑龙,并且可以随意压制这条黑龙之后,不会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男人呢。过去的十年间,李南方始终不觉得有任何事情能够打倒他。所以,在看到某些人因为承受不住现实的打击,而幻想这一切都是梦,等梦醒了日子就会好过起来的时候,他都会嗤之以鼻,甚至在心里骂一句“废物”。直到现在,他悔改了。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去嘲笑任何人。俗话说的好,“天道无穷大,人力有时尽”。只要是生存在这天上地下的人,总会遇上无法冲破的身体枷锁、精神桎梏。想明白了这些,李南方开始无比希望,他现如今所遭遇的一切都是一场梦了。他把这场噩梦能不能醒来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了体内的黑龙身上。因为人性的理智总是会提醒他,强行越狱会引来更大的麻烦,不能无所顾忌地冲出去,他只能忍着。而黑龙不会这么想,黑龙的魔性会不顾一切。或许是黑龙也感受到了他内心的期许,真的听从他的召唤,逐渐从他丹田的最深处缓缓浮了上来。李南方能清晰感觉出,它从丹田气海中腾起,随着他气息的流转,蜿蜒飞腾。但却没有像以往那样张牙舞爪的咆哮,发怒,而是像收了委屈的小女孩低声呜咽,像失去爱人的青年醉酒落泪、横卧雪场,,像被父母抛弃的婴儿,在最黑暗的地方仰望星空,嚎啕大哭。这种感觉很奇怪,李南方此前从没遭遇过,甚至都不符合黑龙该有的气势。可是,这却实实在在地发生了。黑龙摇晃着带着一种同病相怜的目光看着李南方,随后摇摇晃晃、跌跌撞撞扭动它的身躯,缓缓飞过来。龙首回转,松开身子时却又猛地弓身,让李南方跨在了它的背上,低着头颅发出一声低沉的龙吟,忽地腾空而起,钻进了云霄,向前飞驰。这一幕似曾相识,但李南方已经无法记起来,也不想去回忆。他只知道黑龙终于不再认怂,而是主动出击,带着他逃离那个万恶的女子监狱。李南方很开心,骑坐在龙背上,想要放声呐喊,发出惬意的欢呼。只是朦胧中,就感觉似有一团棉花塞在他的喉咙里,让他发不出任何声音。对,越狱的时候是不能发出任何声音的。黑龙纵然强悍,也敌不过现代化的武器,毕竟它只是个虚影,借助了李南方的躯壳。李南方可不想等他再度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躺在地上,浑身上下几十个弹孔,看着黑龙腾飞而去,他却只能喘口粗气,然后一命呜呼。所以,他强迫着自己压制住满心的兴奋,等待脱离监狱,柳暗花明的那一刻。黑龙掠过天空,无边的黑云遮挡住了李南方的实现,他看不清黑龙搭载他前行的方向。直到某一刻,低沉的龙吟唤醒了昏昏欲睡的李南方。猎猎寒风从耳边吹过,黑龙终于放缓了飞行速度,向着地面急速俯冲。繁华的城市静观跃然入目。只是,眼前没有出现任何高楼大厦、汽车洋房,有的只是雕梁画栋、木桥流水。不等李南方反应过来,黑龙便带着他一路冲进古城最中间的宫殿内。数不清的纸人,在李南方随着黑龙急速俯冲临近之后,竟然集体复活过来,化身成身穿铁胄盔甲的士兵,在宫殿周围列队巡逻。李南方惊诧于这样的变化,不由得使劲揉了揉双眼,立刻就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刚才无数纸人都变成了真正的宫殿侍卫,唯独正殿寝宫大门左侧的持仗守卫已经浑身惨白,唯独那双眼睛炯炯有神。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经典歌曲《传奇》之中的这句歌词,或许最能描述李南方此刻的感觉。仅仅是与那纸人的一次对视。李南方浑身猛地颤了下,浑身的力气悠忽消失,即将从龙背上摔下来时,黑龙突发一声清越的龙吟。前方宫殿,无数瓴角上高挂的金玲随风作响,驱走了紧紧锁住李南方的那双邪恶的眸子。李南方再看向那个纸人时,它的眸子已经是黯然无光了,身影也是瞬间被巡逻而至的侍卫挡的严严实实。黑龙浑身打个旋,在宫殿顶处踩着琉璃砖瓦降落。李南方还在回头看着刚才那个纸人,猝不及防之下,没能抱紧黑龙的身躯,骤然跌落下去。幸好,他的喉咙中还塞着一团棉花,并没有让他在跌落的过程中发出尖叫。没有突兀的叫声,就不会引来那些侍卫的警惕。而李南方也只是在空中打了个旋,就突然间双脚落地,双眼面对的方向,正事那栋金碧辉煌的正殿寝宫。不等他去观察身边的情况,一声怒吼竟从宫殿内传出来。“王世充,再给朕换一批!”这喊话的声音,李南方无比熟悉,就是他每一次进入这种奇幻梦境的时候,听到的隋炀帝杨广的声音。而皇帝所喊的王世充,李南方也略有了解。王世充,字行满,本来姓支,是西域的胡人。王世充的祖父不小心挂掉之后,他父亲支收就当了一个上门女婿。那时候,上门女婿是很没有人权的,不仅被其妻子霸城王家的人瞧不起,更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无奈随了母姓。王世充广泛涉猎经史,尤其爱好兵法以及卜卦算命、推算天文历法方面的学问。隋朝开皇年间,王世充按战功被授予仪同三司的官职,接着提升为兵部员外郎。他善于向朝廷陈事进言,通晓各种律令条文,但常利用法律条文徇私作弊,随心所欲。隋炀帝大业年间,王世充又被提拔为江都丞,兼任江都宫监。当时炀帝多次巡视江都,王世充善于观察炀帝的脸色,奉承谄媚顺从他的心意,每次上朝谈论政事,炀帝总是说好。于是制作玉石雕刻和风景彩画,诈称远方的珍贵工艺品,献给炀帝讨好,因此炀帝更加宠信他。要说阿谀拍马的技术,王世充也算是历史上有名的一份了。隋朝末年,杨广在江都却越发荒淫昏乱,曾命王世充挑选江淮民间美女充实后宫,每日酒色取乐。彼王世充便应该是此王世充了吧。李南方心中思量着,便看到一人领头,大批身着太监服的人灾后跟随。正殿寝宫的双扇木门轰然打开,顿时就是无数女人的欢叫声扑面而来,那寝宫内有一张巨大的床榻,轻纱薄衣、真空装扮的无数少女横陈于上。那些声音,便是从她们的口中发出来的。床榻正首,隋帝杨广手持长剑而立,厉声喝令王世充把那些女子拉走。然而,不等那些随王世充一起进入寝宫的太监动手,无数少女全都如同疯了一般冲到皇帝身边,或是扯住龙袍衣袖,或是抱住皇帝大腿。任凭杨广如何挥剑乱斩、血溅五步,也无法阻挡那些女人的前赴后继。这场混乱,不知持续了多久,直到萧后和一众文武大臣赶到,才堪堪将勤工收拾干净。婢女手捧金盆侍奉杨广洗漱,随后一面铜镜呈送过来。杨广带着老年迟暮的悲凉表情,引镜自照,看也不看身旁的萧后和臣下,横剑而立,振声吼道:“好头颈,谁当斩之!”话音落下,未曾有人应答。唯有去而复返的王世充,带领数十薄纱少女在莺莺燕燕的欢笑声中踏步而来。杨广转头看向这边,桀桀大笑:“好,再来!”这一声吼犹如洪钟大吕震耳欲聋,本应是意气风发的大帝,可李南方却从其眼神中看到了恐惧和绝望。不等他有所感悟,横卧在正点上方的黑龙骤然落下,直接钻入李南方不知何时张开的嘴中。“咳,咳咳。”轻咳声中,李南方悠悠醒转。他没有睁开眼,但也十分清楚自身的处境。身子下面是青山女子监狱的木板床,鼻子里呼吸的还是那种令人作呕的消毒水味道,耳边传来的依旧是这些日子断断续续的女囚欢笑。他还在这里。黑龙并没有在他沉睡的时候,真的显化成形,载着他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而是在梦境之中向他展现了那样一副画面。什么意思?无非是在告诉李南方,青山女子监狱里的一切,宛若当年杨广身死之前的遭遇。那时候的杨广已经预感到自己大限将至,只求纵情声色,不问朝纲政事。李南方怎么可能在希冀,一个在这种环境下已经失去锐气的黑龙,再给予他必要的帮助呢。“唉,说到底还是要靠自己啊。”李南方喃喃自语,躺在床上翻了个身。自从进入这间女子监狱,他就感觉有什么东西一直在压制着她,让他精神萎靡,从没想过去反抗一下。黑龙或许是因为不堪回首的往事,才会意志消沉。可他李南方没有什么过往啊。不应该对那些预警阿姨的揩油都能忍住,偏偏他忍了,还生出来一种无论怎么反抗都没用的心思。这种感觉就如同人睡觉的时候,被鬼压床,无论内心多么想反抗挣扎,身体却是动弹不了一分一毫。“难道说,是因为这个女子监狱的阴气太重了?切,什么阴气阳气的,老子不信这一套,我只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李南方晃晃闹到,抛开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突然,就听见身后的牢房门锁,传来咔哒一声轻响。现在的的监狱牢门,都已经改成了电动闸门,不是谁能拿根铁丝就可以捅开的。所以,开门的人肯定是那几个预警阿姨。“进去吧,今天下午,他是你们的。”果然是狱警的声音。但是,她在和谁说话,谁又是谁的?心中疑惑的李南方,暮然回首,就看到十几个女囚被狱警阿姨给放了进来。我的极品小姨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