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這日在馬場發生的事,福臨在傍晚回宮後,便來向母親解釋。為瞭博穆博果爾,他責罰瞭六阿哥七阿哥他們,每人回宮挨瞭十板子不算,還被罰禁足,臘月前都不許出門。福臨道:“雖然貴太妃令人不齒,可他們對貴太妃不敬,就是對皇阿瑪不敬,今日縱容他們,來日就該對額娘您不敬,不能容忍。”玉兒問:“十四叔如何說。”福臨應道:“十四叔像是不在乎,他覺得這是我們小孩子之間的事兒。”蘇麻喇在邊上笑:“奴婢知道,在皇上看來,一定不是小孩子的事兒。”少年天子滿面傲氣,自信滿滿地對母親說:“額娘,那麼多的兄弟,各懷心思,朕可不願疲於應付他們,所以朕要利用博果爾來對付他們,額娘,您看這樣成嗎?”玉兒含笑:“皇上打算怎麼做?”福臨很嚴肅:“我想利用博果爾對付其他幾個兄弟,但又不願為瞭拉攏他,就善待貴太妃。貴太妃是絕不能放出來,更不能讓博果爾受她的唆使,博果爾隻能做我的忠犬,隻能聽命於我。”玉兒道:“不論多忠心的獵犬,一旦被誘發野性發狂,也是會反咬主人的,福臨你要謹慎。”“兒臣知道。”福臨認真地說,“額娘,我該做些什麼才好,今日我幫博果爾,做得對嗎?”兒子的成長令人欣慰,他想做的事,玉兒自然要竭盡全力相助,但她必須考慮今日多爾袞的態度,他未必不當一回事,他一定會估量福臨的成長,皇帝的能力一旦超過他所能掌控的范圍,他就該忌憚瞭。“福臨,去問十四叔。”玉兒對福臨道,“別讓他覺得你長本事瞭,額娘的意思,你能明白嗎?”福臨不再像小時候那樣毛躁,他願意忍耐,也懂得藏拙裝愚的意義,更重要的是,額娘如今也能耐心聽完他說的話,他欣然答應:“兒臣明白。”蘇麻喇將吳良輔叫進來,叮囑他要用心照顧皇帝,今冬十分寒冷,切不可大意。福臨將回乾清宮,可走到門前又折回來,神情溫和地問:“額娘,東莪姐姐可好些瞭?”玉兒心中一嘆,東莪與福臨從小一起長大,雖是堂兄妹,可感情不比親姐弟差,如今東莪遭齊齊格所棄,病中也得不到母親的關懷,實在是很可憐。“額娘會派人關心,福臨,在十四叔面前,別問他傢裡的事。”玉兒道,“那是他的傢事。”福臨聽從母親的話,在得到母親允許,以他的名義給堂姐賞賜東西後,便帶著吳良輔離開瞭。蘇麻喇站在門前目送皇上,回來欣慰地說:“咱們皇上真是有情有義,很疼姐姐們呢,將來對待後妃,必定也是……”可這話,不合適她來說,見主子沒什麼反應,蘇麻喇便立時住瞭口。她轉身開箱子,要給主子拿一身新的棉襖,卻聽格格在背後說:“我曾想過,該如何引導福臨對待他的女人,但很快就覺得自己太自私,我不能把兒子變成我想要的樣子,更不能如此不公平地對待那些即將嫁來的孩子們。我曾對福臨說,他沒資格對我的人生指手畫腳,那麼我自然也不該幹涉他。”“格格說的是,皇上若知道您的心意,一定也很高興。”“蘇麻喇,將來我們就冷眼看著吧,說來不怕你笑話,宮裡這些還沒長大成人的孩子,雖是皇太極的種,可和我有什麼相幹。而我現在啊,大概是真的老瞭,很期待福臨的孩子,想在這宮裡看見年輕人,想抱抱才出生的嬰兒,肉呼呼的小娃娃,團在懷裡該多歡喜。”玉兒憧憬道,“想想,年輕那會兒,哪裡會有這樣的心思,我也終究不過是個俗人,免不瞭這些的。”蘇麻喇心裡可不這麼想,倘若皇上還在,倘若從沒有過大格格的存在,倘若格格還能向她的丈夫撒嬌,還能被寵愛,她怎麼會覺得自己老,怎麼會去想孫子們的事呢。“就快瞭,明年一過,皇上就要大婚,同時還要納妃。”蘇麻喇說,前陣子不還說,明年下旬時,待咱們搬去慈寧宮,就要為皇上選秀,充盈後宮。”玉兒不禁皺眉:“這麼說起來,就沒完瞭,還要先選為福臨的那些事做引導的人是吧?姑姑若在該多好,她一定會安排,我從來也沒仔細想過。”蘇麻喇道:“交給奴婢吧,奴婢會選兩個可靠的孩子,去給皇上暖床。”玉兒長長一嘆:“到頭來我們的命,還是要做這些強按人低頭,女人為難女人的事,二十年媳婦熬成婆,一代代的沒完沒瞭。”蘇麻喇笑道:“下輩子,咱們都托生男人,好好對媳婦。”說笑歸說笑,還是正經地商議瞭該派誰去引導福臨男女之事。玉兒並不想讓多爾袞做這件事,挑來選去,果然還是福臨最喜歡的嶽樂比較合適,正打算拍蘇麻喇去給七福晉傳話,讓她進宮一趟,宮外送來瞭范文程的東西。范文程給大玉兒送來一箱最新從江南江北搜羅來的書籍,正兒八經的史籍有,消遣娛樂的話本子也有,但玉兒最先檢查的,還是箱子上的封條,雖然封條是完整的,可玉兒一眼就看出,多爾袞的人動過手腳。自從玉兒向多爾袞反抗,惱他擅自拆看自己與孩子和大臣們的書信往來,多爾袞就不再動她的書信。但玉兒很快就發現,箱子信函還是被動過,隻是動過後,信封直接換新的,箱子匣子重貼封條,就連信封和封條上的字跡,都有人模仿的惟妙惟肖。多爾袞,到底還是提防她的。“這封條是重新貼的。”大玉兒冷笑,“他這樣也好,大傢心裡都落得踏實。”范文程會在封條上做暗號,隻有大玉兒和他彼此知道,就連蘇麻喇也無從辨別,如今日這封條上,字跡模仿得幾乎以假亂真,連玉兒都能被騙過,可少瞭那最緊要的暗號,就是假的。玉兒將書本全部拿出來鋪在地上,慢慢地調整他們的排列為止,放下最後兩冊書時,根據書名連成的句子,她的心一沉,不自覺地握緊瞭拳頭,頓時滿身的肅殺氣息。“格格?”“蘇麻喇,鰲拜托范文程發來的訊號,我要他做的事,他已經準備好瞭。”“鰲大人?”蘇麻喇茫然,“鰲大人不是離京好幾年瞭嗎?”玉兒卻自顧自地說:“現在,就等我下令瞭。”蘇麻喇什麼都聽不懂,玉兒卻疲倦地轉回身:“再讓我考慮兩天,兩天後,做決定吧。”是日入夜,多爾袞退出東華門,坐轎子回王府,進門就問下人格格的身體可好些,到東莪身邊看望女兒後,便隻身來找齊齊格。他們夫妻已經很久沒說話瞭,而多爾袞今日來,是說與皇帝商議,要為宮裡的阿哥們挑選未來的福晉,適婚之齡的格格們,也該出嫁,他們的東莪便也在其中。“你曾經說過,要把東莪留在身邊,如今自然就是要讓她嫁在京城。”多爾袞對坐在妝臺前梳頭的齊齊格道,“我知道上門提親的人不少,東莪也到時候瞭,這件事,你便做主吧。”“我不會管的,你若不怕耽誤,就丟給我。”齊齊格說,“若想正經把你的女兒嫁出去,另找人去辦這件事。”“齊齊格,你到底想怎麼樣?”“怎麼樣?”齊齊格放下梳子,轉身道,“殺瞭我?休瞭我?悉聽尊便。又或者,殺瞭宮裡那一個,你答應過我,要讓我做皇後,君子一言駟馬難追,你要做小人嗎?”多爾袞如今,一聽齊齊格說話,就浮躁焦慮,越是如此,他越在乎玉兒,越是把心往她的身上偏。可齊齊格明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依然寸步不讓,弄得傢不成傢。*【題外話】大傢常說《中宮》裡的珉兒是最霸氣的,但我自己認為,玉兒絕對是我筆下所有女性角色裡,最狠的那一個,那麼,明天見瞭。宮簷麻豆传媒狠狠橹先锋网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