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就算爹娘是被別人殺死的,也都是因為他們才死的,他們就是自己的仇人!此時仇恨蔓延瞭香蘭的整個神志,既然她已經完全暴露瞭,那就同歸於盡吧。香蘭想著,便打算自爆,雖然她的靈力才是地階二級,但那威力也是不容小覷的。“不好,她竟然要自爆!”林彬暉首先反應過來。為瞭保護妻兒,他本能地沖上前去,打算用自己的身軀擋住香蘭自爆帶來的沖擊力。林雲悉卻是眼疾手快地一把推開林彬暉,沖到香蘭的跟前。全身已經散發著不正常的紅光的香蘭,頓時哈哈大笑,她沒想到林雲悉竟然主動上來送死。“看你主動送死的份上,告訴你一個秘密,讓你死得瞑目。你的夫君藍墨冰已經完全將你忘瞭,他現在正在春風閣享受……”林雲悉聽到這裡,直接拉過香蘭的手,意念起,便將她丟進瞭隨身空間。當香蘭還懸浮在隨身空間的半空中沒有著地時,整個人就爆掉瞭。血液和殘渣瞬間化作青煙,滋養瞭隨身空間裡的空氣。隨身空間頓時恢復瞭平靜,仿佛剛剛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林雲悉就在站在那裡,親眼見證瞭香蘭的消失。一切發生得太過突然,魏萱荷坐在床榻邊完全傻掉瞭。而被摔得很遠的林彬暉,就這樣怔怔地坐在地上。“父王,你沒事吧,剛剛情況緊急,手裡的力道沒有掌握好。”一切歸於平靜,林雲悉回瞭神,連忙上前去扶林彬暉。“沒事,父王沒事,悉兒,香蘭呢?”林彬暉一邊起身一邊不解地問道。“已經消失在隨身空間裡瞭,父王母後,沒事瞭!”看著林彬暉眼中的震驚,林雲悉解釋道。他們都知道隨身空間的存在,更是在裡面呆過,她解釋起來一點都不費勁。“對瞭,我知道藍木頭在哪裡瞭,我這就去找他!”將林彬暉扶正之後,林雲悉想到香蘭最後的話,連忙往外跑。“悉兒,墨兒在哪裡,你父王將他召回來就行,你不要自己去!”魏萱荷第一反應就是要攔住林雲悉,剛剛經歷的事太過驚險,她可不願意悉兒再去冒險。而林彬暉聽瞭這話,也是跟著點頭,他直接拉住瞭林雲悉。“父王母後放心啦,他還在青木國,而且悉兒還有水系技能,還有銀霜巨龍在,所以悉兒不會有危險啦。”林雲悉知道魏萱荷和林彬暉擔心的是什麼,連忙勸慰道。剛剛香蘭是用隻有她能聽到的聲音跟她對話,父王母後自是沒有聽到。她可不想讓父王母後知道藍墨冰可能是在做壞事,畢竟他是被控制瞭。“母後,按照香蘭最後說的,藍木頭現在正忙呢,我換個樣子去將他帶回來。”林雲悉說著,便服下易形丹,化成瞭香蘭的樣子。“怎麼樣,就是你們也認不出是悉兒瞭吧?”林雲悉調皮地說道。“剛剛香蘭自爆,你們認為是極其危險的事,銀霜巨龍並沒有出現,那是因為悉兒完全可以輕松地解決。”帶球快穿:傲嬌鬼夫,放肆來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