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地皮這樣的事情,方鶴成這麼一個裝備處長都敢答應下來,這讓李路意識到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沒有做。囤地皮,囤房子。還有什麼比這兩件事情更讓人興奮的嗎?索性的就在省城多待一段時間。陳和軍和乾充已經押著何珍君回陸港瞭,他們要和保衛總局的人組成專案組對這起失竊案件進行深入的調查。李路估計他們八成是想借這個機會打掉一批敵特人員。王嘉慶也回去瞭,得到瞭省裡的批準,他回去之後馬上要推進光明精密機械進出口公司的成立,為光明廠的移交掃除最後一道障礙。李路拍電報讓郭翰威帶著錢到瞭省城,郭翰威和林培森開車帶瞭兩箱子現鈔過來。奮遠公司已經成瞭現金奶牛,每天都有源源不斷的現鈔回來,以至於銀行那邊不得不專門給奮遠公司配瞭一個兩人小組,專門辦理奮遠公司的業務。錢,有得是。李路分瞭工,張衛偉和林培森一組,負責搜羅地產方面的情報消息,他則和郭翰威擔負最重要的任務——買買買。幫瞭方鶴成的忙,方鶴成自然的是會幫他辦地皮房屋交接這些手續。有省廳處長出面,事情辦起來利索很多。和省廳簽完瞭合同,修理廠和倉庫以及所屬地皮轉移到李路名下之後,從陸港發過來的二十臺紅星帕傑羅也到瞭省城,履約完畢。隨即,李路把目光落在瞭以秀水公園為中心的這塊區域裡,然後進行掃蕩式的購買地產。解放路是他的第一站。開著車沿著解放路慢慢的走,專門留意公傢單位的門市、院子以及樓房。有方鶴成牽線搭橋,以及與省廳這種“以物易物”的例子在前面,首先考慮公傢的地皮房子是最好的。這個年代,老百姓缺錢公傢單位也缺錢,但是他們絕對不缺地皮。這個區域基本上是按照單位來成片劃分的,包括軍隊系統。確切地說,絕大部分地皮都是部隊的,幾十年來不斷的移交地方。再過二十年,除瞭行政性質的機關單位,部隊基本上退出瞭城區中心,把地方讓給地方。郭翰威的心思卻大部分在觀光上,他之前沒去東北,沒見識過大武漢這樣的大城市,此時置身於省城之中,那琳瑯滿目是持續瞭好幾天瞭的,看哪都覺得好奇。李路搖搖頭笑道,“你別一副劉姥姥進大觀園的樣子,省城和咱們陸港,其實差不多。咱們陸港是咱們省的第二大城市,經濟總量、人口,緊跟著省城,管轄面積比省城要大得多。”郭翰威也不是那個什麼都不懂的毛頭小夥子瞭,在奮遠公司裡擔任負責銷售的副總經理,見識知識也是在水漲船高。“三哥,不能吧,咱們省除瞭省城,咱們陸港最牛?”郭翰威不太相信。李路道,“別小看咱們陸港,放眼全國,沒幾個城市的條件比陸港好。陸港的港口在咱們眼裡很平常,在其他城市眼裡,那是得天獨厚的優良天然海港。”抬頭看見那棟頗具西歐風格的小洋樓以及那塊寫著“XX農場留守處”的牌子,李路慢慢靠邊停車。郭翰威道,“三哥,老餘帶回來的那幫人,說是要搞電視機,你覺得靠譜不?電視機不是那麼容易搞的吧?”熄火下車,舉步朝農場留守處那邊走去,李路對小跑著跟上來的郭翰威說,“也不是那麼難搞,想搞早晚是能搞出來的。收音機能搞,電視機也就那麼回事。”餘嘉豪兩個月前真的在惠陽地區那邊找到瞭李路說的那個小作坊,財大氣粗的他直接砸錢,整個買瞭過來,包括所有的技術人員,幹脆的整個搬回瞭陸港,設立瞭奮遠貿易公司研發部,目前已經開始進行電視機研制瞭。這方面,餘嘉豪是非常積極的。他本是電子廠的業務員,知道這裡面的利潤大頭在哪裡。自己生產自己賣,依托奮遠公司建立起的囊括瞭鄉鎮的銷售網絡,能夠確保絕大部分的利潤在自己手裡。這會兒,奮遠研發部的收音機生產已經進行瞭一個多月瞭,利潤的上漲讓餘嘉豪激動不已。農場留守處隻有兩名幹事在那裡看報紙喝茶,李路進來,敲瞭敲門,“同志,我是方鶴成處長介紹過來的,我叫李路。”“是你要買我們的門市?”年長的那名幹事放下報紙站起來,問瞭一句。笑瞭笑,李路點瞭點頭,“是的。”“李路同志,快請進快請進。”年長的幹事馬上就堆起瞭笑臉,沖年輕一些的幹事說,“小劉,快去倒茶。”“呵呵,李路同志,今天一大早我就過來瞭,還以為你不來瞭。哦,我是後勤管理處處長林建宏。”年長的幹事笑道。“林處長你好。”李路和林建宏握手。林建宏客氣得不行。農場要揭不開鍋瞭,到處找錢,省城這邊是大本營,有很多門市很多房產,可是變不成錢啊。所以一聽說有人願意買,他一大早就趕緊的過來等著瞭。“李路同志,這一排門市都是我們農場的。省府邊上那裡還以後一座院子。早都荒廢瞭。門市這邊好幾年前就借給其他單位用。這樣下去肯定不行的嘛,所以我們農場就打算收回來,能賣的就都賣瞭,不能賣的也不能讓人白用,也研究過集中起來租出去……”林建宏等李路一坐下來就說瞭一大通,完全不提農場遇到的困境。當然,李路聽鐘華說過,沒有瞭生產任務之後,現在許多農場的日子也不好過。另一個因素是包產到戶,繼而是商品糧配給制逐步取消。糧食可以市場自由交易之後,以種植水稻為主的南方地區農場的日子自然的就不好過瞭。國光建築材料燒制廠所在的前進農場已經開始把田地承包出去瞭。笑瞭笑,李路說,“林處長,多少我都是要的,前提是價錢合適。對瞭,省府邊上那個院子,可是紀念堂邊上那個院落?”“對對對,就是那裡,砌瞭圍墻的,住的都是我們農場的退休職工。怎麼樣,你有興趣嗎?”林建宏期待的問道。李路道,“有興趣倒是有興趣,但是那些退休職工不是還在那裡住著呢嘛。”“這個簡單,搬走就是瞭。”林建宏擺瞭擺手說。李路的嘴角微微跳著,問,“這個……不知道要多少錢,我隻是想買幾個門店做點小生意,那個院子那麼大……”“好說好說……”奮鬥1981茄子app懂你的更多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