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他盡可能靠譜地出主意:“仙尊,都說陪伴是感動一個女人的最好方法,不如您先和江姑娘耐心相處一段時間?”說完,他就認為自己的辦法很糟糕。一個化神期,一個煉氣期,怎麼相處啊?江姑娘會整日被老祖欺負的!傾漠塵倒是覺得,雲景軒的辦法很好:“若是她不願意讓本尊靠近呢?”雲景軒硬著頭皮說:“這還不簡單,仙尊您的修為強悍,想偽裝成另外的人,太容易瞭。”傾漠塵思索著,江水煙的防備心很重,而且她上一世獨行慣瞭,隻怕不會相信任何人。難道這條路走不通瞭麼?不化成人呢?靈獸行不行?傾漠塵有個想法,在心中萌生瞭。雲景軒見他站起來,召來無妄劍,愣愣地問:“仙尊,這麼晚瞭,您去什麼地方啊!”這架勢,是要去滅門嗎?傾漠塵道:“這永臨谷,你來看守。”等雲景軒再看,傾漠塵已經完全消失瞭。傾漠塵瞬行在空中,努力回想上一世江水煙身邊的那幾個靈獸,以及她現在這個實力,會先收服哪個。寧珀實力強,太危險,品階高,還在處處兇險的南凌海;小魂最好用,如今實力也弱,但是它在瀛洲深處,別說江水煙還是煉氣,她就算是元嬰期,也不敢輕易闖那裡。剩下的一個,就是白羽瞭。白羽是個通體雪白,隻有腦袋上一撮黑毛的鵬鳥,是個六階靈獸,如今還年幼。它出生的地方是安峰山,沒那麼兇險,而且它年紀尚幼,好哄騙,想來會成為江水煙的首選。這些事情,還是上一世江水煙和他絮絮叨叨,他無意記下來的,沒想到,還派上瞭大用場。來到安峰山後,他用神識掃瞭一圈,很快就捕捉到瞭那個白啾啾,正撅著屁股啄樹上蟲子的小鵬鳥。這是屬於江水煙的靈獸,他不會去收服,甚至沒有顯露自己的行蹤和神識。慢慢地靠近白羽,跟著它遊蕩瞭一會兒,等他收集瞭食物,才回瞭自己的鳥窩。傾漠塵沒用兩天,就完全摸清楚瞭他的出行作息,他思索,怎樣才能讓江水煙收服白羽後,把自己也帶回去呢?白羽住的是一棵參天大樹,在樹上不光有他一個鳥窩。傾漠塵來回掃瞭兩遍,忽然發現瞭一顆巨大的鳥蛋。……江水煙緊趕慢趕,總算是在秘境之門開啟的時候,來到瞭蓬萊島。她身上有鈴瓶宗的銘牌,這次能進入蓬萊島的弟子,都是登錄在冊的。秘境之門開啟三日,如今已經是第三日。第一日,鬱揚宏就把鬱遠帆三人送來瞭,何雪菲看江水煙沒出現,也不願意等她,就攛掇鬱遠帆先進秘境。鬱遠帆這些時日,心神始終縈繞在江水煙的身上。那天,他被江水煙一腳給踹下比武臺,仰頭望著江水煙的時候,滿眼的驚艷。路瑾瑜是這次鈴瓶宗帶隊的師兄,聽瞭何雪菲的話,他做主:“再等江師妹一段時間,她說不定是在路上被耽擱瞭。”毒妻難逃:仙尊,太強勢!

标签: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