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123-456-7890

电邮

mail@domain.com

营业时间

Mon - Fri: 7AM - 7PM

  哮天犬絮絮叨叨的说着此行见闻,却提也没提赵燕鸽。他当然知道自家主子关心的是谁,说的却都是有关袁紫衣的话题,且大加赞赏,直到二郎真君主动问起,他才说起赵燕鸽。开口第一句,是故作深沉说的,“我没有见到赵燕鸽。”这话一说,二郎真君面色顿时变了。所谓关心则乱,二郎真君也不能免俗。但哮天犬自然也不会真的让自家主子久等,接着道:“原因是她闭关破境。”到了这会儿,二郎真君哪里还会不知道老狗刻意为之,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又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什么境界?”哮天犬啧啧有声,“破阳极初境。”“竟如此之快!”二郎真君也感到惊讶。哮天犬慢条斯理的道:“据袁紫衣说,两年前她破极境入阳极境,而赵燕鸽十年前入阳极境,只用去二十多年迈过极境,再用去十年迈向阳极中境。同比玄女时期,千年入阳极境,啧啧啧,这修炼速度翻天覆地之别啊!”“她的修炼资质本就绝佳,重生归来真身飞升,等于重修,不愁修炼资源几十年入阳极境也在情理之中,昔年是耽误了啊!”“那是,主子爱慕之人岂能平凡。”“老狗,休要阴阳怪气,这些话莫要再提。”“你看看,你看看,我就知道你还是这样。实话说了吧,那些散仙眼中的‘圣女’不单单是袁紫衣,还是赵燕鸽。她们本就是前世今生,外形酷似如一人,争夺云山坊市的过程中,出谋划策的是袁紫衣,出手的多为赵燕鸽,规划操作坊市买卖又多是袁紫衣。散仙中不缺少实力不亚于真君的存在,甚至有不亚于道君的散仙,单以她们任何一人想要面对如此强敌也难以匹敌,而二人轮换,又有超神器朱雀翎与璞器凤翎的存在,再加上魅惑之术,才将那云山坊市收为己有,并制定规矩。主子,今时不同往昔,大帝不是原先的大帝,玄女也不是原先的玄女,主子啊,你不要再犹豫来犹豫去,戚长征那臭小子说过的话非常有道理,他说……”哮天犬话说半句,二郎真君回头看他,他干咳了声,郑重道:“他说好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主子,我还没说完呢。”二郎真君大步而去,哮天犬对着他的背影喊了嗓子:“主子!该出手时就出手啊!大帝百年,赵燕鸽已经不是玄女,再不抓紧时间,谁也不知道赵燕鸽会不会重复上一轮回的悲惨命运……”“老狗该杀!”………………………………当哮天犬瘸着一条腿回到天南殿后殿,情绪却是出奇的亢奋。“成了成了,主子终于对老狗挥刀了,臭小子,你说的一点没错,事情憋在心里越久越说不出口,只有宣泄出来,才有转变的契机。”“砰”的一声,戚长征炼的一炉续骨生肌丹炸炉。“我也需要宣泄。”戚长征黑着脸道,由炼丹的坐姿改为仰躺在地,吞了几颗阴极丹恢复仙力,又吞了两颗续骨生肌丹疗伤,这才接着说道:“我说狗哥,我好不容易静下心来炼丹,眼看着就要成丹,你贸然冲进来打搅,我说你什么好。”哮天犬扔了几瓶续骨生肌丹给他,“补偿你就是,你看啊,现在我主子砍了我一刀算是宣泄出来了对吧,他从来都没有真个对我动手,当再接再厉才对。臭小子,你再来跟我说说你和你几位道侣之间的事,特别是袁紫衣。”戚长征收起仙丹,狐疑看向哮天犬,“你变大方了。”哮天犬呲牙道:“跟你说正事,别打岔,快说说你和袁紫衣相处过往。”哮天犬急,戚长征心里也急于想知道袁紫衣近况,却不表现出来,这么长时间相处,他算是摸清了哮天犬的脾气,慢条斯理的燃起支烟,“可以是可以,原先我不明白,还以为你是对人类的情感好奇,现在我明白了,你是在为你主子着急,杨爷喜欢赵燕鸽。”“你猜到了。”“并不难猜,只不过杨爷喜欢赵燕鸽,赵燕鸽却是钟情大帝,杨爷啊属于单相思。”戚长征微笑道,“不过呢,既然知道是杨爷的事,我虽帮不上多大的忙,出谋划策还是可以的。”“既然你知道了,我也不瞒你,你脑子灵活,给我出出主意。”戚长征深吸口烟,“我现在没心情。”“我懂,可真不能对你说她们的事,主子也曾交代过,不能让你分心,等到你能接下主子一刀无恙,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甚至可以亲自带你去见她们。”戚长征苦着脸道:“狗哥,你在跟我开玩笑,就杨爷那一刀,仙君也不见得能接下一刀无恙。你们的担忧我明白,我不会问她们在哪里,只要你告诉我紫衣过得好不好,缺不缺修炼资源,有没有危险就行。”“这个……”哮天犬犹豫不决。“狗哥,我说句你不爱听的话,杨爷呢,形象没得说,气宇轩昂,英俊非凡,我要是女仙指定会爱上他。实力更没得说,对上仙尊也丝毫不弱。可在为人处世方面欠缺,欠缺的还不是一点半点,太容易得罪人,从他孤单的来孤单的去就已经很明白了,当然了,有你陪着他也不至于孤零零一人。”哮天犬说:“我只是一条老狗,主子需要的是仙侣。”“狗哥这话说的不对,杨爷需要仙侣没错,但杨爷同样需要你,我能看出来你在杨爷心中的分量,那是绝对不亚于赵燕鸽的。”“两回事,不同的……不过你说的也有一定道理。”哮天犬相当受用。“狗哥,在你眼里,杨爷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对的,可我站在一个朋友,一个后辈,一个局外人的角度来看,杨爷有些事处理得不是那么稳妥。”“此话怎讲?”“不该得罪的人没必要得罪。有句话说的好,多个朋友多条路,在仙界这样的环境虽然没有朋友这个定义,但却不是说把所有人都当成敌人。要知道,不论实力再是如何强横,也总有顾及不到的时候,且不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单说势力,杨爷再强,也只有你为伴。那些仙尊却不同,他们势力庞大,且相互之间多有串联,有朝一日真个对上,杨爷要面对的不单单是一位仙尊,一方势力,而是几位仙尊,几方势力。其实这些道理你和杨爷都懂,只是杨爷清高孤傲,他虽然明白却不在乎,但狗哥你不能不在乎啊,杨爷忽略的事你得想到,杨爷不屑去办的事你得为他办妥当了。你说是不是这个理?”“你说的对,我这就是在为主子考虑,所以才来问你,你有好几位道侣,对这方面了如指掌,该出手时就出手,这句话是你说的,我今儿也对主子说了,效果不错。”戚长征笑道:“就是说啊,每个人都有擅长的一面。我说这些就是想告诉狗哥,杨爷的决定不一定都是对的,就拿这件事来说,你们不让我知道她们的去向,这是对的,我实力不济,不定哪天落到对头手中被搜魂,那就会害了她们,但我现在并没有问她们的去向,只想知道她们近况如何。咱们做最坏的打算,就算我知道了这些,落到对头手中被他们搜魂,他们同样不知道紫衣她们去向,结果并没有改变,你说对不对?”“是这么回事。”哮天犬沉吟道,“我斟酌斟酌……她们修为境界不能告诉你,所处环境也不能告诉你,能对你说的……就说你道侣袁紫衣,她不缺修炼资源,炼器所需也不缺……很好!”戚长征眨巴眨巴眼,“就这样?”哮天犬想了想,道:“只能告诉你这些。”“还这些,归根结底就说了两个字好不好。”戚长征怒了,“多说一些行不行?”哮天犬断然道:“不行!再说下去就有暴露的风险。”“我顶你个肺,老狗。”哮天犬一点不生气,笑呵呵的走向戚长征,瘸着的那条腿重重踩在戚长征伤口上,踩得戚长征是呲牙咧嘴。“臭小子,你说的都有道理,只是那是对其他仙人而言,对于我主子没用。一人一枪,天兵天将又如何,几位仙尊又如何,来多少斩多少,主子的三尖刀讲究的就是一个气吞山河,横扫千军的大气魄,迂回,圆滑,苟且,哼哼,那与我家主子无关。你心思太多,杂念就多,畏首畏尾,遇敌首先想到的不是上前厮杀而是如何保命,没有必杀的气魄,没有必死的决心,未战先率败,似你这等奸猾小子,想要学会主子的刀法且等千年万年吧。”“赵燕鸽心系大帝,为大帝不惜自毁仙婴,重生而来,依旧情系大帝,而大帝对赵燕鸽也有情,许是因为阴后,许是还有其他的原因没有接受赵燕鸽。如今大帝真身沉睡不醒,若我是杨爷,定会不惜代价,排除万难,护送赵燕鸽去见大帝。”“怎么说?”“你先松开脚。”哮天犬立马松开脚,蹲下身来陪上笑脸,戚长征很想照着这张狗脸来一拳。“紫衣的事我不再问,狗哥,你先说清楚杨爷的刀法,回头我详细对你说明为何要让杨爷亲自护送赵燕鸽前去的原因。”哮天犬沉吟片刻,一拍大腿,道:“好!”五行御天

标签:

推荐文章